期待一轮明月
期待一轮明月 文/崔金民 称雨绵绵的季节,期待一轮明月. 让明月捎回游子的思念,在这个无月的中 [详情]
感恩富平 | 油灯·蜡烛·节能灯
油灯·蜡烛·节能灯 文/田鑫 在富平老家的西厢房的拐角,默默地呆着一只不起眼的油灯。油灯很小,是 [详情]
查看: 551|回复: 0

[流曲] 四座城门大岗村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6 09:46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8-12-11 17: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座城门大岗村
    文/麦秸


    “四座城门大岗村,豆腐担担王古村,臧炭村、烂辇村,盆盆罐罐尚书村……”这就是散落在富平西北一带的乡间民谣,这些民谣一直在老几辈的人中间传唱。你则奔它们而去。



    汽车一出富平城往北,顺着西禹路飞驰,那圹垠的原野和一簇簇村庄从车窗里纷纷向后倒去。约摸20公里路程便到了“丕阳故里”的流曲川道,或许你还能碰上正在赶集的四乡八邻,却无暇感受这里憨淳的民风,当这些乡间接踵的事物在你的脑海重叠起伏时,“嘎”的一声,车子已停靠在大岗村文化广场上。

    你放眼南望,目之所及原野空旷尽显膏腴富饶。此刻你的眼前呈东西南北四条主村道,这平坦的村道笔直地延伸、衔接着村庄和田野以及外面的讯息。广场上几个少年在篮筐下灌篮,对面是雪松面业高耸的厂房,你从低吟的磨机声中似乎看到白花花的面粉在流淌,几辆卡车满载来满载去。东西路上一头头黑白相间的壮硕的奶牛在主人吆喝下走向挤奶站,那鼓鼓的奶包晃着奶农们对幸福生活的渴望。

    而你,正透着那一排排气派的楼房搜寻,在这错落有致的村落你要搜寻那远去的事物。你是奔那些遥远的城墙而来,你有着和城墙一样深厚的情结。


    “老伯,咱村里那些城墙呢?”你上前询问一个噙着旱烟锅、精神矍铄的老者。

    “好娃哩,那些城墙、城门楼子早在1958年前后就拆了,城壕也填得差不多了,现就剩下百十米长的土城墙了,可惜了。”老者一边惋惜一边吧嗒着旱烟锅问:“你寻城墙弄啥哩?”


    你的面前正氤氲着一团团辛辣的旱烟味,忙掏出纸烟递上:“我想搜集村子城墙的故事。”

    “纸烟没有旱烟劲大。就这事,走,我带你去。”老者对你的纸烟摆了摆手,快步朝西走去。你满怀感激地厮跟在老者身后。

    “这就是——”老者指着一截南北走向的土城,你看见裸露的城墙成了这一排人家的后院墙,斑驳不堪的墙面被风化得难以卒读,那附着的青苔多像岁月的印痕,城墙约3米厚、高不到9米,已被风雨剥蚀得面目全非,孑然站立,孤零中依稀可辨曾经的雄伟。墙顶长满了摇曳的黄蒿和衰草,甚至还有几棵小树,它们轻飘飘地又高高在上俯瞰着村里村外。在你眼里,这截土城墙就是一个阅尽沧桑舐风蘸雨的老人,用满脸的沟壑和褶皱向你表达着它的年月。你凝思着,久久地怀着酸涩的滋味。望着它们,你不免愧疚了,正试图穿越深邃的时空,解读这昔日四四方方的城、这永远的痛……

    老者见你神情专注,便饶有兴趣地打开了话匣子,你则静静听着——

    “朱元璋靠着‘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打下了大明江山,更是感到‘非深沟高垒内储外备不能为安’的重要,便大肆修缮扩建城垣,他的儿子在各处的藩地大兴土木,各州县也纷纷夯土围城。大岗城墙就是在这一时期建的。”

    你忽然觉得老者就是一个历史学家。你不由得对这乡间村野、对老人暗暗钦佩起来,老者清了清嗓子,谈兴更浓了:“大岗城墙解放后还保存完好,城高三丈厚一丈,东西200米南北300米,有四座城门,南门最大,城门楼子用青砖外砌,城墙上是砖木结构的城门楼,城门洞子高3米宽3米,每天鸡打鸣开城,天擦黑闭门,来来往往人欢马叫的。城墙四周是深5米宽10米的城壕,每年一入伏,下起白雨,北边的洪水就下来流到城壕了,这城壕担负着排涝蓄水灌溉的任务哩。”

      你听得如痴入迷,老者嘿嘿一笑,露出满脸的自豪,便一字一板地讲开了:“人往往是有牙的时候没锅盔,有锅盔的时候没牙。文革前,中国大地掀起了一股‘拆墙风’,所有大大小小的城墙都得拆,就是这座先人留下的城墙从1958年一直拆到1964年才拆完,把城门楼子上的青砖砌在北城门外农业社的机井里,城墙放倒填城壕。听人说拆西安城墙,正剥外墙青砖时,当时的副总理习仲勋在那种政治大气候里下令‘城墙不能拆’,西安城墙才保存到现在。可这不起眼的乡村土城在那年月又有谁可惜呢?”
      老者又吧嗒了几口旱烟,你已沉浸在里面,并极力还原着远去的盛景。老者继续讲:“这北城门外不到100米是一座二郎庙,建造年代已不得而考,为歇山顶广殿式建筑,彩雕屋脊坐背面南,庙基是用青石嵌砌成平台,高出地面两米,整个庙就建在这个平台上。四周出廊,门前踏步3级,中间是正殿,飞檐斗拱,高5米余,砖木结构,大殿两侧为两间厢房,大殿正中供奉着二郎神,彩绘泥身,近两米高。殿后有一座高出地面两米的戏台,有一口近400公斤的大铁钟,直径1米壁厚1寸,那口大铁钟一撞,声音二三里都能听见。我小时常进去看,里面古朴肃穆威严神圣。听上一辈人讲,这里的香火十分兴旺,每逢庙会,十里八乡的善男信女们都要烧香拜神祈求平安。最后在‘庙改校’成风的那几年,二郎庙里一搂粗的檩椽拆了,才盖的现在的小学,那口大铁钟被遗弃在北城门外的麦地里,后来不得其踪了。东城门东北角有一座寺,全用长方形石条铺砌而成……现在的预制厂就是当年那座寺的遗址。”说罢老者重新装了一锅旱烟,点燃后吧嗒吧嗒着,你看见瘦削的腮帮在升腾的烟雾里一翕一合。


    一抹夕阳向西沉去,夕阳下的城墙更加沉寂不语,你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敬佩不已的老者,你看见老人和城墙在一起站立,默默地看着你渐渐远去。你不忍回头,这段土城墙或许不应该出现在你的笔下,有人看了会笑话你:真的没事干了。但你只能承受着,在理解与不理解中行走,这也算给村子的城墙在你的笔下添了一景,可惜你握不住如椽的笔,景也就成了纸上的景了.你仿佛看见那一截城墙在风中嘶喊、挣扎,然后成了一堆废墟。余秋雨说:废墟是祖辈曾经发动过的壮举,会聚着当时当地的力量和精粹。而你一直在愚钝地品味。



    是的,你应该感谢这个乡村的下午,感谢那个偶然路遇的老人,城墙和他都是活生生的历史,只不过前者永远静止不语,后者却正在把昨天讲述给了所有的子弟。只有当人们在不经意的闲聊中或看了这些文字后才会想起这座城、这四四方方的记忆。


    你从一锹锹的黄土
    在号子声中
    被一点点夯实堆积
    再到矗立

    你被不懂得珍惜的年月
    肆意挥霍
    你在古老和现代的夹缝中
    生长、沉没
    风和雨,唱起了挽歌
    谁又在抚摸你的伤痕与斑驳

    你在渐行渐远中
    走向你来时的路上
    厚厚的身躯踱进薄薄的村志
    明天或者后天,我们
    只能在想象中凭吊、回味

    你写完诗后朝那个突兀的渭北塬上张望:这古老的村落里,一座现代的村落正拔地而起,在蓬勃中充满活力,正攥着新农村的笔悉心描勒。你问自己、问苍茫的大地,这样的往事在广袤的渭北塬上到底散落了多少?

    作者简介:麦秸,原名陈向炜,陕西富平人。浙江省作协会员,绍兴越城区作协副主席,《打工诗歌》编委会成员。有诗作发表于《星星》《天涯》《诗歌月刊》《延安文学》《浙江作家》、《工人日报》《浙江日报》《打工文学》等刊物,绍兴市“首届十佳新绍兴人”。2013年出版诗集《给我一个地址》并获第二届益民文学奖,2014年入选浙江省作协“新荷计划”青年作家人才库,有诗歌入选各种选本。个人名录入选《越中名人谱》(第四卷)。2015年12月出版诗集《来去之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9-18 15:59 , Processed in 0.312500 second(s), 2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