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一轮明月
期待一轮明月 文/崔金民 称雨绵绵的季节,期待一轮明月. 让明月捎回游子的思念,在这个无月的中 [详情]
感恩富平 | 油灯·蜡烛·节能灯
油灯·蜡烛·节能灯 文/田鑫 在富平老家的西厢房的拐角,默默地呆着一只不起眼的油灯。油灯很小,是 [详情]
查看: 587|回复: 0

[庄里] 我爱庄里镇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6 09:46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8-12-22 14: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爱庄里镇
    刘媛玲

    我是陕西省富平县庄里镇人,我爱庄里镇。


    庄里镇是富平仅次于县城的第二大镇,是渭北的历史文化名镇、渭北工业重镇。有陕西压延设备厂、陕西省水泵厂、陕西省钢球厂、省煤田地质水文勘探队等中省企业9个,是全省工业重镇之一。是集农工贸一体化的工贸型经济强镇。2002年被列入全国小城镇建设百名示范镇。那里的传统食品“庄里合儿饼‘’闻名遐迩,远销韩国、日本等地,是全省名贵食品之一。

    庄里夜景

    我的父母、我们姐弟五人,均出生在庄里镇。那里有我童年的记忆、欢笑和泪水,有我的爱。虽然离开她已经40多年,但我却常常梦回故乡,回到那熟悉的街道,那铺着青石板的大南巷,充满欢声笑语的四合院,南门外的戏楼、一望无际的良田,一棵棵硕壮茂盛金秋时节结满灯笼般果实的柿树,培养教育我多年的庄里小学、庄里中学(原名立诚中学,曾任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习仲勋曾经就读),还有那一张张熟悉亲切的面孔······

    立诚中学藏书楼

    我家就在大南巷,巷里鳞次栉比住着几十户人家。地面上铺着一条条青石板,大雨过后,地面碧蓝如洗。那个叫”来来’‘的小伙常赶着马车、甩着清脆的响鞭从门前经过,以卖水为生的驼背老头颤颤悠悠地挑着两桶清亮亮的水,地面被他的拐杖敲击得发出笃—笃——的声响。晚饭后,我家对面的建华家门口就成了妇女们聚集之地,母亲和她的女邻们或坐石墩,或自带小凳,纳鞋底、绣鞋垫、织毛衣、补衣衫······说着笑着,忘记了一天的疲劳;我家北面那块空闲之地则成了我们小孩们的天地,我们跳绳,找一块瓦片地上画格子跳房、踢毽子、打沙包、玩老鹰捉小鸡······喊声、笑声惊飞了树上的小鸟······待到炊烟散尽、暮霭四起,巷子更是热闹,看戏的人们扶老携幼,呼儿唤女,肩扛长凳的、手提小凳的,络绎不绝地涌向南门外戏院。我也近水楼台,跟着母亲成了不折不扣的小戏迷······

    那时商品紧缺,常看到一些乡下人半夜赶来排队买东西,他们的孩子为上学在校睡通铺啃干馍就咸菜,我就为自己生在“城里”每天能住在家里、和家人一起吃到热腾腾的饭菜而油然生出一种优越感。最幸福的事就是每天放学回家,等母亲做好了饭,我就奉命一蹦一跳地踩着青石板路,到父亲单位请父亲回家吃饭。倘若父亲忙,不能同我一起回,我就独自回家站在大门口痴痴地望,直看到父亲的身影出现在巷口,我便欢呼着向父亲奔去······

    庄里新景

    庄里人热情朴实善良,邻里关系和睦。谁家盖房、有红白喜事都互相帮忙。那时人穷,但穷得有人情味,穷得大方,穷得温馨。就像我家住的那个四合院,谁家做了好吃的,就你送我一碗,我给你端一盘。饭时一到,几乎家家门口都蹲着端着大老碗的男人,或面条、或搅团、或包谷面饸饹······饭菜单调,缺油少盐,却有说有笑,吃得香甜。呼噜噜,一会儿就是一大碗。

    去年六月的一天,在西安工作的妹妹让女儿给我带回一张报纸(《人民日报》副刊版),上面载有贺龙女儿贺捷生将军写的一篇文章——《从庄里镇走来》,读罢如获至宝,肃然起敬,让我对我的故乡庄里镇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对我出生在庄里镇更添自豪——原来庄里,我居住过的大南巷,竟有如此辉煌的历史,还曾与那么些叱诧风云、铁骨铮铮、为革命舍生忘死的先辈有过关联,为中国革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庄里新广场

    依稀记得巷子的老人们说过,那一夜听见巷中有队伍经过的声音,深受其害的大南巷人以为是国民党部队,家家紧关门窗,熄灯灭火,人人屏息敛气,不敢有丝毫声响,只怕大祸降临到头上。天亮时,听见巷中静悄悄的,以为部队离开,有胆大者悄悄打开大门,却见巷中密密麻麻坐满了头戴八角帽、缀着红五角星、穿着土布军装的士兵。一个个或靠墙、或背靠背席地而眠。从这篇文章中我才知道,原来老人们所说的“队伍”就是贺龙率领的刚刚结束长征奉命前移,进驻庄里镇的红二方面军。这天后,方面军总指挥部就驻扎在我们大南巷北段东侧的张家大院。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肖克、王震、周士第等一个个大名鼎鼎的红军将领,从此就在这个大院进进出出,与老百姓谈笑风生,朝夕相处,亲如一家。住在延安的朱德、彭德怀也时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真是好军队啊,给老百姓挑水、扫院、大爷长、大妈短的,见人不笑不说话。街道上鸡不飞,狗不叫,孩子们在街道玩玩闹闹······现在北京那些大官,有许多就是从我们庄里走出去的······‘’老人们不无自豪地说。

    庄里合儿饼

    啊,我曾经和伙伴们也在张家大院进进出出,曾经和我们院子的女孩在方面军集令与训练过的石川河洗过衣服,哪曾想过这里竟留有我们只能在报纸上见到,广播里才能听到的老一辈革命家的足迹!而那时,我们庄里镇的老百姓“无需动员,家家箪食壶浆,争着向这支远道而来的光荣队伍打开门扉。‘’直到今天,这位女将军还发出这样的感慨。夸庄里镇的老百姓“胸怀高远,有强烈的家国意识‘’!而那些可敬的老人们,对他们当年的功劳,他们为红军所做的一切,老人们却只字未提!

    庄里镇,我难忘的故乡,庄里镇,我难忘的人!


    挂柿饼

    集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9-21 02:19 , Processed in 0.375000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