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一轮明月
期待一轮明月 文/崔金民 称雨绵绵的季节,期待一轮明月. 让明月捎回游子的思念,在这个无月的中 [详情]
感恩富平 | 油灯·蜡烛·节能灯
油灯·蜡烛·节能灯 文/田鑫 在富平老家的西厢房的拐角,默默地呆着一只不起眼的油灯。油灯很小,是 [详情]
查看: 557|回复: 0

记忆里的老物件 | 村口那墩石臼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6 09:46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9-1-24 16: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村口那墩石臼
    文/王顺利




    村口那墩石臼有些年陈,样子很丑陋,听爷爷说,他小时侯石臼就在那里。
    石臼在村口显眼位置,时间久远,成了村子的标志物,有远路人找不着我们王家湾村,问之,有人用手指着说:"向前直走看見路边有墩石臼便是。"
    石臼常年在外风吹雨淋,太阳暴晒,冰霜侵蚀,众人频频使用,原本平滑光洁的边沿磨损得凹凸不平,外观上早看不出石质本色,看内质弧面表层光滑细腻如绵,判定是南山一种质地很细腻的浅绿沙石凿成。它嵚入土里,露地约尺半,阔二尺,净口一尺,蹲在村口象一位满脸蒼桑,饱经风霜的老人。


    石臼在我们村,家家户户一年四季都离不开它。用石碓在里面舂辣椒,花椒,豆子,麦子,谷子,包谷等等,都要搗碎,有的还需舂破脱壳,石臼成了乡亲们持家过日子少不了的家什。

    天气转暖的仲春,农村就忙活起来,地里活儿很多。吃晌午饭,这是各家各户最忙的时侯,妇女要烧火做饭,男人要上井台担水,劈柴抱草,放学的娃儿要给妈妈当下手,摘菜剝葱扫地。各家瓦房上空这时青烟枭枭。石臼边上三三两两站着人,各自端盆拿瓢,有搗辣椒的,有舂豆子下锅熬粥的……石臼默默地一刻不停服务乡邻。两袋烟功夫,乡亲们你前脚出门他后脚跟上,习惯成自然,不约而同端着饭碗在石臼前围成圈,吃着饭拉家常理短,谈天说地,谝奇闻轶事。石臼虽其貌不揚,邻里乡亲在心里顿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困惑。另外它地处村口,一是向阳,二是南北来人一眼能看见。村子民风淳朴,不管生熟面孔都主动打召呼,有问路的热情指点,问事的详实回答,从不待慢人。



    石臼也是娃儿们常玩的地方,大点娃领着三四岁小娃儿,摸仿大人推磨,嘴里唱着"围个圈,推石磨,辣椒干,碾成末……″玩得快乐上心。或捉迷藏,丟手绢,抓石子。有天,四岁的牛牛,玩着小石片,见里爬进一条光光的,酱红色小蚯蚓,用小手抓了几次,滑得上不了手,小脑瓜突发奇想,掏出小鸡鸡尿它,边尿边想,"一会儿漂起来,再捉,跑不了了!"小心思满有把握似的。让狗旦娃瞧着,一溜烟跑去给牛牛妈告状:"嬸嬸,牛牛往石臼里尿尿哩。"牛牛妈来到跟前,果真石臼里有,在勾蛋子就是两下,大声喝斥道:"叔叔嬸嬸们天天要用的东西,你弄脏成这样,该打不?"牛牛委曲地小声说:"我捉不住才尿的。″随后,牛牛妈抚摸着他的小脑瓜温和地说:"往后可不敢这样。″说完,提来水桶和抹布,把石臼里面清洗干净。虽说小娃尿泡尿到里算个碎碎地事,不会有人计较,但村子乡风民俗就是这样,大家的东西大家爱护是习惯,也是遵循的一条不成文规矩。


    金秋十月,是水稻收割的季节,邻里乡亲都怀着喜悦心情,脸上露着灿斓的笑容,各家男女在金黄的稻田里挥镰收割。吃下午饭,迫不急待地要尝新米蒸的米饭,挖两碗未晒的新稻,倒进石臼,举起石碓一下两下,舂稻谷中上下均匀翻动,把米,稻壳分离,再倒入簸箕把稻壳簸净,添水下锅上笼。一时三刻,冒着热气的大米饭就熟了。屋子里弥漫着新米的阵阵香气。一股甜润的米香味直袭鼻腔。看碗里亮晶晶,白生生,如粒粒珍珠般晶莹剔透,吃在嘴里粘粘的,筋筋的,挑动味蕾真有点不吃三碗绝不罢休的猛劲。收割这一天的饭,各家不说下地迟早,大小人等按先后把新稻倒入石臼,一边手持石碓一举一落上下舂击,一边和后面的人拉开今年水稻诸如品种,成色,产量的话题,嘴里妙语连珠不断,石臼傍象开碰头会。大家面露喜色神彩飞扬,丰收的喜悅让人心里暖暖的,收获着满满的幸福感。



    石臼在这村口蹲了多少个春秋无人知晓,它象人一样历经坎坷,缺边少沿啥时掉的不曾清楚,人为的或是自然脱落的已无从考究,却依旧默默地陪伴着村里的父老乡亲,迎新送旧。
    上世纪六十年代,三年困难时期吃集体食堂时,也险些招来杀身之祸。事情是这样的,那时农村各户农民吃在生产队办的集体灶,家中不准私存粮食,不准生火,如违犯者是贫下中农的,私藏粮食必须交公,要在社员大会上做检讨。地,富,反,坏,右一经查明,轻者批斗重者判刑,以私存粮食,破坏粮食统购统销论罪。


    说是本家有老俩口,妻子体弱多病,生产队分工,妇女也要担粪拉車干重体力活,加之规定一天妇女在食堂六两口粮,人饿得无搏鸡之力,本家叔半夜将私存的一点米挖了半碗,在石臼里舂碎悄悄地熬碗米糊给老伴填填肚子,个中原因一是怕米饭硬,撑坏老伴瘦弱平日干鳖的肚子,二是熬米糊暖胃又能多出一碗。不巧被巡逻的民兵发现告到大队部,这是全大队两千余人,自吃集体食堂以来发生的头一起案子,大队干部和民兵连长很重视,认为这是破坏集体,损害国家政策的大事。第二天清早,大队一行人来到石臼现场查看,因其是贫农成份,决定:一,没收私存粮食,二,在社员大会上做深刻检讨。民兵连长对老支书进言:"根绝此类事件再有,就得把它砸掉!以绝后患!″说罢顺势从不远处猪圈提块重二十来斤的青石,欲砸,村子早有几个村民脸露气愤之色,有本家哥走上前喊道:"它在这蹲了多少年你是不知?与你有仇有怨?你家过去不是也常用它吗?毁了,你就光荣了?″民兵队长瞪着眼正要发凶,事又凑巧,队里会计老妈前天害病,有一味中药量大要砸碎碾末,媳妇正端药来用石臼。見状,老支书意示把石头放下,淡淡地说:"在那吧,出不了么事。″连长还想解释,支书转身走了,一行人相跟离去。石臼在支书避护下逃过一劫,大家悬着的心算是落了地。


                      
    那件事距现在快六十年了,向前推测,它在几百年的历史长河中見证了王家湾村前世今生,.近几十年,村子同全国和省,县一样,发生了翻天復地的变化。铁塔邻村飞架,根根银线如彩虹跨越汉江连接南北,农耕实现了机械化,生活实现了电气化,交流实现了信息化。家家整齐划一,盖成了栋栋两三层漂亮小楼,村道铺成了宽阔水泥路面,高杆路灯夜晚通明,楼前楼后树木成荫,偶有鸡鸣狗叫声灌耳,小娃你追我逐嘻笑玩耍,老叟几个坐在向阳处说古论今,村子一副祥和安宁太平景象。时过境迁,唯独不变的是乡俗乡规植根于村民心里,这就是"与人善为,童叟无欺,与人诚实,邻里相帮。"  


      

    石臼还在,四周铺上砖石,围上栅栏,成了村子名属其实的永久地标,一代又一代人传承记忆的活化石。老年人見到它,勾起对往事的浮想联翩,回味人生的苦辣酸甜。对年青人来说,是今与昔社会变革的前后对比,是向前奋进的人生动力,对在外打拼谋生的游子,是冥冥梦境中无限牵挂的乡愁。因为,根在这里,深深埋在我心里。


    2019年1月23日




    作者简介:王顺利,陕西省铜川市新区华阳小区,央企退休职工。曾在国企 业工会做职工文化宣传工作,在 省市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二百余篇,有多篇获奖。近年重拾拙笔, 在报刊各大文学网络平台发表文学作品近百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9-21 02:05 , Processed in 0.328125 second(s), 2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