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年年柿柿红
岁岁年年柿柿红 文/王鹏 前两天从大姐夫的朋友圈看到他们在摘柿子了。一辆农用三轮车的车厢里有两 [详情]
富平人编织小康梦
富平人编织小康梦文/崔金民 金秋时节,富平柿乡沉浸着收获的喜悦,橘黄的柿果挂在枝头,随风飘荡, [详情]
查看: 204|回复: 0

[文化活动] 感恩富平征文 | 我的师傅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6 09:46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9-8-15 15: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富平人庆祝建国70周年《感恩富平》原创文学系列
    感恩富平|我的师傅

    文/王彦军



    进入陕压厂第一天,是一九七O年的九月二十三日,向车间主任兼书记李洪瑞、副书记湛兴华报到以后,就将我与张德福分配到造型工段。由工长刘广田领着我们,去认师傅。
    先将张德福交给打芯的李兴臣师傅后,又将我领到扣箱班的石宝文面前说:
    “这是你师傅石师傅。”接着又对石师傅说:
    “这是小王,今后就是你徒弟,跟你干活了。”说完转身走了。
    我走向前叫了一声:“石师傅!”
    沒想到石师傅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
    “我哪会带徒弟!”
    说完也转身走了,把我一人晾在那,好不尴尬!
    石师傅,一米七几的个头,眼睛大大的,长就一副善良的面孔。当时年龄有三十五六,正是年富力强时候。
    过了一会儿他又转了回来,主动问我:
    “工作服和工具领了没有?”
    得知没领,就指导我到材料室去领劳保用品。总算接上了工作关系,可以干活学艺了!
    扣箱班的班长是贾洪祥,七级大工匠,带徒弟张金生,富重技校的毕业生;朱东亮,五级资深铸工,扣箱的绝对主力,技术大拿,带徒弟肖奇光,系劳动锻炼的大学毕业生;石宝文,四级铸工,带我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学徒工,共六人,只能一摊干活。
    在干活中,石师傅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翻砂活说难干也难干,说不难也不难,人家咋干咱咋干。”
    砂型从干燥窑一出来,贾洪祥师傅就指挥天车,将其吊装到扣箱的工作场地,一一摆开,我们就开始干活。首先将砂芯吊起来,下到砂型里摆放好,补上吊装处的缺口,再刷上铅粉,用烤灯烤干,最后再把上半箱合上,就算完成了。
    但是这最后一道工序,却是最难干的,铸造的成败就看这一步了。一般合箱要合上又吊起来,经过三四个重复甚至更多,用黄泥巴条被压的形状,来检查各部位的间隙,行话叫壁厚,以保证符合图纸的设计要求。刚开始干的还比较简单,全是减速机盖子,唯一区别就是大小不一。
    当时用的还不是标准砂箱,合箱需四个人,各看一边,最少也得三个人。第一次合上箱以后,在上下两箱接缝处抹上油泥,刻划上记号,以便调正。陕压厂的产品不是固定的,铸件也是千变万化的。所以就象我师傅所说:说不难也不难,一般的活,凭经验两边保持一致就行了。要说难也真难,复杂的活,你必须看懂图纸,否则你就很难下手。在这一点上,朱东亮师傅做的最好,他的识图能力奇强,一般人干不了的技术难活,全凭他干,是铸铁车间扣箱不可多得的技术权威!
    石宝文师傅干活从来不怕脏和累,砂型摆开后,他总是先上去清理杂物,从来不对我颐指气使,他带我身教胜于言教,该怎么做他都首先做出示范,以实际行动带我学习铸工技艺。他事事抢先的习惯,使浑身脏的比谁都快,以至于时间不长,他已是蓬头垢面,滿手满脸漆黑,很多时侯只见他两只白眼球在动!他能从人前忙到人后,干完活大家都喝口水休息了,还看他在砂箱间游走,并不时地弯腰捡着什么。
    浇铸俗称道火,即把一千多攝氏度的铁水,从铁水包里灌注到合好箱的砂型里,这是关键的一步,全车间都动起来了。首先大炉工把铁水从化铁炉里放到铁水包里,并指挥天车工把铁水包吊运到扣箱的地盘上空,由扣箱班长贾洪祥师傅接手,他指挥天车徐徐将铁水包降到一定高度,对准浇口,迅速转动铁水包上的转轮,红里透黄的铁水准确无误地灌注砂型里。一时铁花四溅,犹如施放的礼花,煞是好看!此时我们扣箱班的全体人员,手拿工具,就象消防队员一样,随时准备堵漏从两箱之间跑火的铁水,以保证浇铸的成功。
    在生活上,石师傅是无微不至地关心着我,才进车间没有工具箱,手套毛巾工具都没地方放,他们老职工都发有工具箱,我们新来的就没有,自已想办法。师傅看我东西没地方放,就让我跟他共用一个工具箱。干活时提醒我带好防尘口罩,注意保护身体。下班洗澡时要拿上肥皂,如忘记就让用他的。有时冬天要道火需赶活,怕我去晚,就把手表借我看时间。
    有次我不小心,干活时去取一样工具,走的快没看脚下,被绊倒跌了个大跟头。爬起来感觉手上一阵剧烈疼痛,低头一看,右手掌被拿着的压勺(铸工工具)卡了个深口子,手一伸可见骨头,鲜血马上冒了出来。不看不要紧,一看露出的骨头,我立马感到浑身发软,不能动弹了。石师傅赶紧过来把我一把扶住,对围过来的工友们说:
    “立即送医院!”
    石师傅用找来的自行车亲自推着我,肖奇光和张金生一左一右扶着我,送到了党校后院六趟房的陕压医务所。一进门石师傅就喊道:
    “刘大夫,快来给看看,我徒弟的手被卡伤了!”
    刘大夫马上用生理盐水清创,检查后说:
    “创面不大,但有点深,得缝两针。我看就不用打麻针了,有那时间早缝完了!”
    说完就开始缝针了。这时车间副书记湛兴华闻讯赶来,他用背毛主席语录来给我打气: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石师傅却握着我的手说:
    “咬牙忍一忍,实在忍不住就抓紧我的手!”
    虽说只有两针,但要四个针眼儿。常说十指联心,这次我有了切身体会,缝完我已是泪眼汪汪了。
    年底在沈重代培的青工全部返厂,富重技校的后续生也陆续到厂;半年以后,从北京卫戍区分来了一批转业军人。车间面貌变化不小,扣箱班来了沈重代培青工柴同生,刘广田升任副主任,贾洪祥升任工长,朱东亮升任班长。而肖奇光等劳动锻炼的大学生也已实习期满,除少数留车间技术组任技术员外大部分调厂技术科室和各个车间去了。而我与方家骅的寝室里,也增加了两名北卫来的转业军人王国英和周晓宝,一个天车工,一个铜炉工,与隔壁的张金生我们朝夕相处,结成了深厚的友谊。
    张金生和林长焕,虽然是六八届富重技校毕业生,但他们不同于一般的技校生,技校学制是三年,而他铸工的学制却是四年,比同届的同学多读一年书!所以他毕业后,应具备中专生水平。林长焕是后备干部,从副工长、工长到车间主任,这是后话。
    张金生干活爱钻研,干活前先把图纸研究一番,基本上能夠独当一面。但和朱东亮师傅比,实际经验还是有差距的。
    记得一次来大活,是一个机床的床身,比一个双人床还大。光芯子就有十几个,摆了一地。当时上二班,从下午三点到半夜十二点,六点白班下班后,若大个车间,只有扣箱的一角还亮着灯,其余大半个车间都静悄悄的。从三点开始,只见朱东亮师傅,将三张一米多的图纸订在墙上,和张金生一声不响地盯着图纸看。看了半天才吊了一块芯子下上,一个小时后才下了两块芯子,他们站在砂型里,手拿卷尺不不断地左量右量,一会儿又站在图纸前看着,返复多次,还是不行。实在无法,就让我去楼上技术组请方家骅和肖奇光二位技术员,来共同帮着看图纸,构造太复杂,芯子和芯子不一样,但乍一看又差不多,它们之间与床身之间的间隙即壁厚,不能弄错,否则可能报废。朱师傅和他们共看图纸,指指点点,并不时发生争论,有时他们说服朱师傅,有时又被朱师傅说服,真理越辨越明,达成一致后,朱师傅又回到砂型和张金生一块操作,让两位技术员报告各部位的尺寸,这样进度提高不少。不知不觉间,忘记了下班,忘记了吃饭,最后我们一块吃二班饭。
    通过这次实践经历,使我认识到识图的重要性,劳动之余经常观看图纸,还看机械制图原理,在朱师傅的影响下,识图能力大为提高。
    春节过后,张金生探亲回来了,恰逢星期天,我陪他到农技校家属区去给二位师傅拜晚年。先到石师傅家,他是回民穆斯林,家里收拾得非常整洁干净,石婶把过年的清真食品拿出来,让我们吃。张兄也不客气,放开怀吃个不停。可我就不行了,虽然到了自己师傅家,但天生不吃羊肉,也闻不惯这个味,滿眼回族美食,我一口未尝,奈何我与清真食品无缘。石师傅本欲留饭,也只好作罢。
    到了朱师傅家,给他拜晚年,朱师傅十分高兴,除了给我们端上过年炸的各种果子外,还让朱婶马上做饭,中午就在他家吃。朱师傅特别对我说:
    “要想干好铸工,必须学会识图,因为看懂图,才能心中有数,干出的产品才能符合图纸要求。如果不识图,遇难活就无从下手,干不出精品,就不是一个好铸工!”
    对朱师傅的话,我深以为然。中午朱婶给我们做了一桌丰盛的午餐,我们边吃边聊,一直到下午才回。
    石宝义师傅是我真正的师傅,从他身上我学会了不怕脏累,吃苦耐劳精神;而朱东亮师傅也是我的师傅,他传授给我的是技艺,是精益求精的精神。这两种精神对我都是宝贵的,是终身受益的。

    作者简介:北国春城,本名王彦君。曾在富平庄里生活工作过二十六载,对古镇怀有深厚感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11-16 07:08 , Processed in 0.265625 second(s), 2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