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年年柿柿红
岁岁年年柿柿红 文/王鹏 前两天从大姐夫的朋友圈看到他们在摘柿子了。一辆农用三轮车的车厢里有两 [详情]
富平人编织小康梦
富平人编织小康梦文/崔金民 金秋时节,富平柿乡沉浸着收获的喜悦,橘黄的柿果挂在枝头,随风飘荡, [详情]
查看: 342|回复: 0

[文化活动] 感恩富平征文 | 我的乡亲柱子叔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6 09:46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9-8-20 17: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富平人庆祝建国70周年《感恩富平》原创文学系列

    我的乡亲柱子叔

    文/惠孟运


    在广袤的渭北平原上,富平—就像古老蚌壳里孕育的一颗珍珠,刚被清水涤净了胎盘上的黏液,放射着灵动璀璨的光芒,熠熠生辉,辐射千亩绿水,照亮了百里青山。我的家乡在县城东北30公里的薛镇宏化坊,千余户人家安居在蜿蜒南下的顺阳河两岸,建国70年来,乡亲们的衣食住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留下了很多故事,如果要一一叙说,估计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在这里,我就说说我那“烦人”地柱子叔吧!

    640 (31).jpg

    柱子叔是我老家的邻居。柱子叔弟兄三个:一个叫砖头,一个叫木头,一个叫柱子。听父亲说,柱子叔他父亲一辈子的梦想就是盖一座新房子,所以给儿子就起了这么些个建筑材料的名字,但老人家忙苦一生,终究没有完成“宏伟的志向”。
    柱子叔和父亲是发小,拿他的话说就是穿一条裤子、玩一锅尿泥长大的。所以经常到我们家串门。
    农业社的时候,柱子叔家的日子勉强过得去。勤勤恳恳干一年,生产队的锅里稠,他就吃稠些,生产队的锅里稀,他就喝稀些。那时我父亲在外工作,和农村相比,年终时单位发的东西很丰富。柱子叔一看父亲回家,就提上几个萝卜、白菜,到家里来串门。一根一根的吸烟,一壶一壶的喝茶,一套一套地扯闲篇。直到母亲把我家的鱼、肉、糖果、瓜子…分一半放到他提来的笼里,柱子叔才磕磕旱烟锅里的余灰,打躬作揖说:“哥哥嫂嫂客气滴很哦。”然后就喜滋滋地提着东西回去了。看到他提走了本该属于我们的好吃的,我们兄弟姊妹几个嘴撅着很不高兴,这时父亲总笑着说:“你柱子叔实诚地很。”年年如此,我们烦透了柱子叔。

    640.jpg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分田到户,柱子叔家里的粮食够吃了,但手里活钱少,加上他孩子多,交学费、买化肥…等等细务,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他这人就是怪,有事不直接说,总是拿点地里的南瓜啦、红薯啦等东西到我家,大方地说:“自家地里产的,不值钱。”然后就坐下喝水、吸烟、拉闲话,逢到饭点稍微谦让下就坐下吃饭,直等到我父母主动问他,是不是有啥难处?他一边摆手说:“没事,没事…。”一边又跟着说,娃上学差多钱、想买几袋化肥钱不够…等等,每回都是三五十块。听母亲说,那几年柱子叔来来回回借走了上千块钱,却从来没还过。唉,这个柱子叔啊,真把人能烦死!
    1996初秋的一天,柱子叔直接到我上班的单位找我,拿了一袋子崖畔上摘的酸枣说是让我尝鲜。鉴于父辈的关系,虽然心里烦他,我还是客气的敬茶让烟,请他到宿舍坐下说话。柱子叔还是老样子,说话不奔正题。我闲聊着问他,两个儿子现在干啥呢?他说,两娃书没念成,上完高中一个在家种地,一个在建筑工地供匠人当小工。我说,年青人还是要学点手艺,光闷头下苦出力是不行的。柱子叔说,是啊,咱也没啥门路,不知道学啥好么?我说,渭南高新区新开了家烹饪技校,听说还不错......
    本来是闲聊的话,没想到柱子叔接着茬说:“听说烹饪学校要三百元学费呢,你能给叔先垫上不?你兄弟学出来挣钱就还你。”一下子把我将住了!要知道,我当时月工资才158块钱。但话头是我起的,更不好驳柱子叔的“老脸”,我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跟同事东借西凑的补上了这个“锅”。唉,这个柱子叔啊,真够烦人地!
    后来,柱子叔又陆陆续续的跟我“借”过几回钱,数目每次还是几十块,但次数逐渐少。逢年过节时总托人带些地里的土产给我,但他不再亲自送了。有了孩子后,加上工作忙,我很少回老家,听说柱子叔家的日子好了,两个儿子都盖了新楼房,媳妇、孙子都“洋火”着哩!我心里说:这柱子叔啊,再不烦人了......

    640 (1).jpg

    2016年冬天,我准备在县城买房子,积蓄取完还差几万块钱,正着急着想办法,很久不见的柱子叔又来了!端了一箱子苹果,还背了半袋子玉米糁。坐下喝了口水说:“听说景苑小区卖房搞促销,我准备给我儿子们一人卖一套…”我一听,心里咯噔一紧,“这个柱子叔啊,又来要钱了!”不等他说完赶紧就打断:“叔啊,景苑小区的房子是不错,我也准备在那买房哩,只是还差几万块钱没着落......”“好,好,好,真正好!”柱子叔竟双手拍着大腿面兴奋地说:“还有这么巧、这么好的事,那咱们就买到一起,进了城还是邻居。”说完,从装玉米糁子的袋子里摸出一个塑料袋,打开里面是几沓百元钞。柱子叔把钱推到我跟前说:“本来我是到你这打听一下房子的情况,合适了才交订金的。这下不用麻烦了,这三万元你拿上!”
    “你叫我帮你交订金么?”
    “啥呀!这三万元是给你的。国家政策好,你兄弟厨师学成后,两人又合伙开了干菜店,生意好得很。地里的花椒、苹果不等成熟就预订完了,咱家现在不缺钱了。这多年叔没少麻烦你,总算有机会让叔补补心了。”
    “那你们买房咋办呢?”
    “呵呵,给你说咱家现在不缺钱了,买房的钱等选好了户型一把付......”
    送柱子叔出门,我随意信步,看到大街上,车水马龙,霓灯闪耀,亦梦亦幻亦真实。回想往事,我不禁莞尔笑起,嘴里喃喃地说:这烦人地柱子叔啊,我可爱的乡亲,我可爱的富平…

    作者简介:
    惠孟运,富平县薛镇宏化村石家堡人,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基层职工,中共党员,爱好文字写作,醉心历史传统文化,有数十万文字发表于各大网络平台及《西安晚报》等纸媒。

    640 (2).jpg

    征稿说明
    富平人征稿邮箱

    投稿邮箱:2312794885@qq.com
    文学投稿:yiweifuping@qq.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11-20 05:06 , Processed in 0.250000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