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年年柿柿红
岁岁年年柿柿红 文/王鹏 前两天从大姐夫的朋友圈看到他们在摘柿子了。一辆农用三轮车的车厢里有两 [详情]
富平人编织小康梦
富平人编织小康梦文/崔金民 金秋时节,富平柿乡沉浸着收获的喜悦,橘黄的柿果挂在枝头,随风飘荡, [详情]
查看: 1278|回复: 0

富平人物 | 老红军康思俭的故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6 09:46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9-9-10 09: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红军康思俭的故事
    文/彭辉 康贵平 康海宏

    图片1.png


    康思俭(1919~1995),陕西富平人,红军老战士,抗战老八路,正师级离休干部,人称“康团长”。1937年1月参加红二方面军“富平师”,历任红二军团第四师十一团三营战士,八路军第358旅715团排长、晋绥行署警卫连连长等职。在抗日战争中,他先后参加了忻口战役、收复晋西北七县城、大青山游击战、冀中深县邢家庄遭遇战等大小战役、战斗近百次。解放后历任兰州市警卫营副营长、公安军内卫第69团一营营长、甘肃省军区独立师二团副团长等职,在公安警卫战线上做出了突出贡献。1955年授大尉军衔,1962年晋升少校军衔,曾荣获华北人民英雄勋章、西北人民功臣勋章、八一奖章、三级自由独立勋章、三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授予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一、参加红军富平师
    民国八年(1919)12月16日,康思俭出生于流曲镇尚义村上康堡(今属忠惠村)一户农民家庭,自幼家境贫寒,少年时随父亲康振荣在铜川陈炉镇扛活谋生。时逢民国战乱,寄人篱下的生活奔波,让他苦闷不堪。1937年1月,红二方面军进驻铜川陈炉镇及富平流曲、到贤、美原、薛镇、曹村、底店等地集结整训和“扩红”。关中特委亦派出得力干部,在红军帮助下于各乡镇相继建立了“抗日救国会”,宣传抗日,协助组建红二方面军“富平师”,当地青年参加红军空前踊跃。

    图片2.jpg

    康思俭亲眼所见红军军纪严明士气高涨,官兵态度和蔼,不打人不骂人,还帮助老百姓干活。他觉得这才是穷人的队伍,遂萌生了参加红军的想法。但父母觉着儿子年龄太小,去队伍上很不放心。在康思俭的再三说服下,父母只好勉强同意,并嘱咐他去薛镇找舅表哥徐东海。舅表哥原名徐文彦,小惠杜村人,在红军“富平师”新兵连当连长。第二天早晨,康思俭告别父母出堡城门一路北上,步行十多里路赶到薛镇土木坊,报名时不会写字,还是别人替他代签名字。徐连长见康思俭聪明机智,便将他留在连部当警卫员。入伍不久即开始“习文练武”新兵集训,新兵杨选才(忠惠村人)是连队文化教员,他经常利用训练间隙教康思俭用树枝在地上写字认字。是年4月初,康思俭所在新兵连随红四师移防庄里镇以北的觅子店,不久红军“富平师”缩编为红二军团“新兵补充团”。
    关于红二方面军“富平师”的创建过程,原陕西省政府参事胡希仲(胡景翼独子)在《我的挚友》文中说:“为壮大抗日武装,贺总命我组建富平师,朱瑞帮我筹划,解决武器,招募子弟兵。此时,忽然接到杨虎城的来信,言及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他被迫出国,约我随行。”1937年1月“富平师”成立时,师长孟伯谦,富平窦村人,早年参加红军;政委金如柏,江西永丰人,长征老红军,原红二军团第六师宣传科长。下辖三个新兵连:红四师驻地薛镇新兵连连长徐东海,原陕甘游击队红军;红六师驻地底店镇新兵连连长赵石英,小惠忠惠村人,原陕甘游击队红军;红六军团驻地曹村镇新兵连连长王方民,小惠果坊人,曾任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长。全师共有富平籍新兵1000多人(大部分阵亡于华北抗日前线),连排干部多数为陕北老红军。4月初,孟伯谦私自逃往西安投靠了国民党,总指挥部遂决定将“富平师”缩编为红二军团新兵补充团,团长王志英(王方民胞兄),陕甘老红军、原曹村抗日救国会主任;政委颜龙茂,江西莲花县人,原红二军团民运部干部。4月中旬补充团建制撤销,新兵全部充实到红二军团第四、第六师。康思俭被分配到第四师十一团一营三连八班当战士,团长张新华经常给部队讲军事战术课。
    1937年卢沟桥“七七事变”爆发,国共两党合作,全面抗战开始。8月25日,红二方面军在富平庄里镇改编为八路军第120师,第四师改编为第358旅第715团,康思俭在第715团三营十一连八班当战士,时任连长杨皮祥(湖北人)。原补充团团长王志英因身染重病,留在家乡以教书行医为掩护做地下交通工作。原新兵连长王方民、徐东海、赵石英等,因年龄偏大去延安抗大学习。
    二、抗日火线入党
    1937年9月初,八路军120师在富平庄里镇召开抗日誓师大会后,随即出征奔赴华北抗日前线。九月底,康思俭所在部队第715团抵达晋西北神池地区,“十月参加忻口战役,715团在宁武、原平、崞县、平社和忻口之间作战”(摘自康思俭手记)。

    图片3.jpg

    10月13日,忻口战役打响。次日,第715团从崞县大牛店南下,奔袭忻口以西的南大常庄、北大常庄、永兴村的日军。这里驻有日军混成第1旅团堤支队700多名鬼子,铁甲装备精良且战力凶悍。这对枪弹简陋的第715团来说,无疑是一场恶战。是日深夜,一营首先向南大常庄日军发起攻击,随后二营、三营也立即向北大常庄之敌进击,很快占领了北大常庄,并乘胜攻入永兴村。康思俭和战友们冒着日军密集的子弹勇敢冲锋,将敌人压制在村内。日军以坦克、装甲车增援反扑,敌我双方遂展开逐屋逐巷的争夺战。战至翌日拂晓,我军撤出战斗。该团“在南大常村、北大常村、永新(兴)村歼敌百余人”(康思俭手记),击毁坦克、装甲车各1辆,缴获各种枪械100多支,我团有数十名战士负伤或牺牲。接着该团又在卫村消灭鬼子50多人,缴获各种枪械60多支,战斗中康思俭被鬼子机枪子弹击中肩膀,形成贯通伤。
    永兴村破击战,有力地配合了二战区驻阎庄部队的防御作战,遏制了右翼日军进攻忻口的嚣张气焰。在战斗中,年仅17岁的八路军战士康思俭,因作战勇敢多次受到连长杨皮祥表扬鼓励,并经指导员戴启云介绍,于当年11月火线加入中国共产党。康思俭生前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说:“对于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新战士们来说,既兴奋又害怕,尤其是碰到刚才还说说笑笑的战友就突然中弹身亡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但经过此次战斗锻炼,鼓舞了抗日热情,提高了战士们的积极性与战斗力。”太原失守后,715团在太原以北的自家庄、王封镇、杨家井等地防御作战中,击退敌人多次进攻,迫使进扰之敌缩回据点。是年12月,三营十一连连长杨皮祥在一次战斗中阵亡,胡云卿接任连长。

    图片4.jpg

    1938年2月18日至27日,八路军120师对同蒲路北铁路及平社火车站发起破袭战,拆毁铁路20余公里,炸毁鬼子军用火车3列,切断了敌人的铁路交通。27日,日军分别从忻口、太原出动鬼子约2000多人,企图南北夹击驻关城镇、石岭关、平社地区的八路军主力。是日黄昏,我第715团奉命对田庄以西的鬼子发起攻击。傅传作率一营向高村车站猛烈追击,唐金龙率二营在西高地东南侧袭击敌装甲车,陈刚率三营追击日军至北白村附近,乘敌集结混乱之机,突然火力袭击。三营十一连在向敌人冲锋时,八班长不幸中弹牺牲,连长胡云卿当即任命康思俭为八班班长。康思俭满怀为战友报仇之恨,带领全班继续勇敢追击敌人。在715团的猛烈攻击下,日军遭到重创后乘装甲车仓皇溃逃。3月,康思俭所在部队“先后参加了晋西北粉碎日军围攻及收复岢岚、河曲、保德、偏关、五寨、神池、宁武等7座县城的战斗”(摘自康思俭手记)。是役,八路军取得了反围攻作战的胜利,开创了晋西北抗日根据地新局面。
    三、挺进大青山
    1938年5月,第715团列编李井泉支队,奉命开赴绥远创建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6月,第715团在雁北地区清水河县的台子村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当鬼子军车进入伏击圈,王尚荣团长一声令下,步枪、轻重机枪一齐开火,车上的鬼子慌作一团。二营、三营的勇士们端起枪勇敢向敌汽车冲去,鬼子纷纷往车下跳,有的还没等跳下车就被击毙。鬼子哇啦哇啦的嚎叫企图反扑,康思俭所在三营冲上公路与敌展开白刃战,有的战士索性抡起大刀砍向鬼子。一阵拼刺刀后敌人大部被歼,还有十几个鬼子躲在车底下抵抗,战士们冲上去用刺刀结果了鬼子的狗命,并活捉了4个鬼子。随后又在赵家堡反击日军偷袭,击毙鬼子50余人。第715团首战告捷,极大地振奋了雁北地区军民的抗日热情。

    图片5.jpg

    8月初,李井泉率大青山支队由右玉县出发,从杀虎口越过长城,进至绥远凉城县南的厂汉营。日军闻讯,派出两个日军联队、两个伪军骑兵师共5000余人,在飞机掩护下围攻我军。一天,李支队长正在一处高地指挥部队突围作战,突然一发炮弹嗖地飞来,警卫员张继昌急忙把首长推向低洼安全处,炮弹“轰——”的一声炸响,张继昌连同他经常骑的那匹大白马一起被鬼子的炮弹炸死了。警卫战士何福林(美原镇北街人)目睹了张继昌牺牲的经过,每提起此事都泪眼汪汪。战后,李支队长嘱咐康思俭说:“革命胜利后,一定要找到张继昌烈士的亲属。”1969年康思俭回到老家富平,终于在到贤庄镇村槐园堡找到了张继昌的亲属,并出具了张继昌抗战牺牲的证明。
    大青山支队在李井泉的指挥下,很快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转移到偏关县贾堡休整。几天后,李井泉率主力部队再次挺进大青山。康思俭所在第三营作为先头部队,在陈刚营长率领下沿山地间道昼伏夜行,于8月26日晚突然向天城村日军据点发起袭击,出其不意歼灭鬼子100余人,炸毁汽车10余辆。三营完成牵制敌军的任务后,迅速随主力北上蛮汉山太平寨。不久,大青山支队主力继续北上,一营继续留在蛮汉山坚持游击战。9月初,王尚荣团长指挥二营和三营,首战陶林城告捷,再战乌兰花予敌以重创,又在固阳—武川公路阻击日军,掩护支队机关人员转移至九峰山。此后,二营留在九峰山坚持游击战,王尚荣率三营进军绥西。10月初,康思俭所在三营冒着鹅毛大雪进至石拐镇,乘敌不备发起突袭,缴获了长短枪300余支及大量弹药等物资。月底又夜袭陶思浩,迅速切断敌电话线,一举占领了火车站,并活捉了伪镇长。
    康思俭生前回忆大青山战斗经历时说:“我们715团所在的大青山支队,挺进大青山仅有四个月,在10倍于我之敌的统治区极为艰苦困难的环境下,坚决执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方针,历经近百次战斗,歼灭日伪军2000余人,剿灭土匪数十股,取得了武装斗争的重大胜利。回想起往日的战斗岁月,一切都历历在目。在战斗中,自己作为一名排长,时刻想的是:坚决服从命令,带领全排奋勇杀敌!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别的都不多想。我如此,别的战友也如此。”
    四、幸遇白求恩疗伤
    1938年12月,第715团、第716团归建第120师(代号“亚洲部”)直接指挥,奉命开赴冀中抗日前线。此时,第715团(代号“亚五团”)各营建制亦有所调整:三营营部及九连、十连与一营三连1个排、二营六连1个排合编为游击队,由一营副营长邹凤山带领留在大青山坚持抗日;

    图片6.jpg

    原三营十一连各排补充到一营和二营,康思俭任一营三连排长,时任连长田德龙,营长唐金龙。1939年1月初,第715团(缺三营)由大青山出发,历雁北、跨太行山,长途行军历时月余,进入河北境内。2月6日,部队在新乐县城与长寿火车站之间通过平汉铁路,9日下午到达深泽县以东的中央村、苦水村。部队稍事休息,又继续向东开进,于深夜抵达深县(今深州市)东北之北周堡。部队原计划在这里宿营,地方干部报告说,附近王庄、邹村昨日又新增日军500余人。此时正值日军对冀中地区进行第四次大扫荡,敌情态势十分严峻。我715团为避开与敌正面冲突,遂向深县县城东面的邢家庄、穆家庄转移。

    图片7.jpg

    2月10日拂晓,一营刚赶到邢家庄,即遭遇由邹村出动的1000多鬼子的突袭。各连迅速占领村边要点,利用房屋和临时掩体英勇抵抗,连续打退日军在坦克、装甲车配合下的数次冲击。战斗非常惨烈,三连排长康思俭率全排阻击敌人时,被子弹击中下颚负了重伤,连长田德龙连忙喊来担架队,唐金龙营长将缴获的鬼子军大衣盖在康思俭身上,说:“康思俭,马克思不要你,马上送你去师救护所。”我军寡不敌众,二营遂由穆家庄沿道沟移至大田庄组织防御,掩护一营节节抗击并向南转移。此时,王庄鬼子援兵赶到,日军在坦克和炮火掩护下,连续向我大田村阵地冲击。二营利用房屋沟坎做掩护,坚守阵地顽强抗击。战至16时,我军主动撤出战斗,在北杜村集结后向东北方向转移;两路日军会合后亦向大田庄之南的护驾池方向撤退,战斗遂告结束。这是该团进入冀中平原打的第一场遭遇战,与日军激战9个小时,毙伤敌130余人。我一营二营亦伤亡惨重。

    图片8.jpg

    康思俭负伤后因失血过多,躺在担架上一路昏迷不醒,中途又换乘马车行走了一天一夜,于11日下午到达120师战地医院——河间县东北隅屯庄村真武庙。不一会儿,一位高个大鼻子外国人来到康思俭身边,仔细检查了伤势,叮嘱医生护士做好术前准备。翻译告诉康思俭说:“这就是白求恩大夫,从加拿大来到中国抗日前线的。一会儿,白大夫将亲自为你做手术……。”战地手术室内,白求恩大夫已准备就绪,师卫生部曾育生部长亲自陪同。护士将康思俭扶上简易木板手术台,白大夫亲手为康思俭刮脸、清创,又拿来一个小白布包放在他鼻子上,渐渐地进入麻醉状态。子弹头深嵌于康思俭的下颚骨内,手术过程颇费周折。时间一长麻醉效果减弱,康思俭隐隐感觉下颚非常疼痛,但他硬是坚持着始终没吭一声。做完手术后,白大夫向康思俭竖起大拇指,夸赞他真是好样的!还把从颚骨里取出的子弹头拿给他看,使他紧张的心一下子轻松许多。第二天,康思俭排长和其他几个伤员一起,被转移到大牛庄一户老百姓家里养伤。在此后的一段日子里,白大夫每天都到康思俭住的院子查房,指导护士换药,询问伤员们的饮食起居。有一次,他风趣地拉着大个子康思俭比身高,还赠送给康排长一张照片作留念。每当伤员出院归队时,白大夫总面带笑容送行,勉励大家英勇杀敌。
    1939年12月,八路军120师奉命回师晋西北,康思俭随战地医院一同前往,时任战地医院院长金孔喜。
    五、转战晋绥
    图片9.jpg

    1941年1月,康思俭伤愈出院,被分配在晋西北军区(后改称晋绥军区)警卫营一连二排当排长。是年9月,军区机关由兴县孟家坪小善村移驻蔡家崖村牛家大院。1943年10月,康思俭所在军区警卫营参加了甄家庄歼灭战。在抗日战争局势极端困难的时期,康思俭和战友们忠实地履行使命,保证了军区首长的安全。1946年,康思俭率警卫排在兴县东南黑茶山开荒种地。在这里,他和战友们亲历了黑茶山“四·八空难”的善后过程。
    4月8日上午9时许,康思俭带领全排正准备去田间劳动,突然听到天空传来一阵飞机轰鸣声。当天山里大雾弥漫能见度很差,战士们根本看不见飞机的影子。不一会儿,就听见远处传来“轰”的一声巨响。由于处于战时,这声巨响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后来还是山民上山砍柴时,才发现了飞机残骸。军区首长接到报告后,当即命令康思俭带领全排赶往出事地点警戒。
    康思俭生前曾回忆说:“我排驻地到飞机出事地点有二三里山路,山背阴处的积雪尚未化完,黑茶山侧峰南坡上散落着飞机残骸。我立即让各班散开警戒,保护好现场。当天夜里,军区首长和晋绥公安局谭政文局长等骑马赶到黑茶山。第二天,我们排协助军区来的医护人员在山上搜寻烈士遗体、清理遗物,并将遇难者遗体移至岚县机场附近的一座古庙里。医护人员为遇难者换上了整洁的八路军军服,遗体上覆盖着党旗,直到这时我们才知晓遇难者是博古、王若飞、叶挺等人。4月17日,移送遇难者遗体去往岚县机场,军区、行署首长和沿途部队官兵及当地群众含泪为烈士送行。12时许飞机轰鸣升空,向延安飞去……”
    1947年5月,康思俭调到晋绥行署警卫连当连长。1949年2月,康思俭随武新宇主任调任晋南行署(驻新绛)警卫连连长。此间,康思俭曾意欲随老部队入川作战,武新宇主任对他说:“组织上已决定你参加‘西进工作队’,你要负责把这100多名学生干部安全护送到西安、兰州。”是年3月,康思俭随武新宇护送工作队西进,由新绛出发经稷山、河津、韩城、大荔,于月底到达临潼相桥镇。此时解放军正围攻西安,西进工作队遂暂住相桥休整。一天,武新宇主任对康思俭说,部队到你家乡了,你回去看看吧。康思俭这才骑上马,经关山、留古、流曲回到尚义村,见到了阔别13年的父母兄弟。

    图片10.jpg

    西安城解放后,西进工作队随即入城,留下一部分队员在这里参加新政权建设,其余队员由康思俭等护送,继续西进甘肃。从此后,康思俭一直战斗在甘肃公安战线上,先后历任省政府警卫连连长、兰州市警卫营副营长、甘肃武警二支队副支队长、甘肃独立师二团副团长等职,为巩固新政权和维护社会治安,做出了重要贡献。1969年,康团长从兰州“战备疏散”回到原籍富平,他离休不矢志,始终不忘初心,永葆军人本色,经常到机关、厂矿、学校等单位,为大家讲述红军传统和八路军抗战故事,宣传和弘扬英雄主义精神。
    今年是老红军康思俭诞辰100周年,写下这篇缅怀文章,以飨老英雄在天之灵,以激励后辈学为好人,奋发有为。(注:作者康贵平系康团长之子,康海宏为康团长堂孙)
                                                  2019年9月6日



    图片1.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11-16 06:26 , Processed in 0.218750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