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年年柿柿红
岁岁年年柿柿红 文/王鹏 前两天从大姐夫的朋友圈看到他们在摘柿子了。一辆农用三轮车的车厢里有两 [详情]
富平人编织小康梦
富平人编织小康梦文/崔金民 金秋时节,富平柿乡沉浸着收获的喜悦,橘黄的柿果挂在枝头,随风飘荡, [详情]
查看: 346|回复: 0

党益民:军中硬汉,文学慈心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6 09:46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9-10-29 14: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党益民:军中硬汉,文学慈心
    文/许玮


    01
    和军旅作家党益民老师的相识,源于我的一次“走心”。
    2008年,党老师的长篇小说《石羊里的西夏》(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我们大同的一家知名书店,将这部长篇摆在很显眼的位置。那年,我大学毕业不久,刚刚参加工作,周末的时候爱到书店里逛悠,便看到了书架上摆放的《石羊里的西夏》。封皮的勒口上,除了有党老师的简介外,还印着他的个人电子邮箱。那会儿,手机通讯不像当下这么发达,电子邮件还被大规模使用着。我记下了党老师的邮箱,回去之后,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给他发了一封邮件。
    01.jpg

    许多年过去了,我已记不得所发邮件的内容,而且几度更换,当年的邮箱也被新的取代,但我在邮件里写的,不外乎“崇拜”“敬仰”或者“希望能够认识”之类的话语。任何一个文学爱好者,面对着自己的偶像或者榜样,能够倾吐的,大概也只有赞美和崇拜吧!让我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便收到了党老师的回复,除了感谢我对他作品的关注,还要了我的地址,很快便给我寄来他的代表作、获得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的报告文学《用胸膛行走西藏》(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5年初版)。

    从《石羊里的西夏》到《用胸膛行走西藏》,我的一次“走心”,得以结识一位优秀的作家,也让我在他的字里行间,触摸到了别样的文学质地。之后,我又收到了党老师寄来的几部作品,开始有意识地关注他的创作,而我们却从未谋面。

    02
    《用胸膛行走西藏》是我读到的党益民老师的第一部作品,也是他知名度较高的一部作品。茫茫雪原,为了铺就进藏公路,共和国的筑路先锋一批批挺进西藏那片神圣的高原,以生命的代价,前赴后继、无怨无悔。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英雄,但随着“天路”的打通,许许多多催人泪下的故事却被尘封了。对一位40多次进出西藏的作家而言,对一位多次与死神擦肩的老兵而言,党益民老师不甘于让英雄无名,他重走川藏路,以一颗朝觐之心,挖掘英雄的故事,书写英雄的品格,成就了《用胸膛行走西藏》这部影响极大的报告文学。作品中,官兵们的喜怒哀乐就是党老师的喜怒哀乐,而官兵们的生离死别,则被他含着热泪收录笔端,把滚烫的文字化作洁白的哈达,献给他可爱的战友们。

    出版这部作品的时候,党益民老师42岁,是一个作家眼界逐步开阔、艺术渐渐成熟的阶段。他说,这部作品写出了“西藏这片土地上,活着的艰辛和死去的容易”,更写出了筑路官兵崇高而无私的奉献精神,凝结了他心底最深的情感——对战友,也对西藏那片圣地。文学评论家丁临一先生写道,“这是一部丰厚扎实、大气凝重之作。随着作者朝圣的脚步穿越天路,与一个个平凡而崇高的筑路官兵相遇相知,我们不能不深深地感受到情感的升华,灵魂的洗礼。”《用胸膛行走西藏》具备了这样的品质,写出了当代中国军人的伟大壮举,因而收获了鲁迅文学奖这一至高荣誉。因为喜爱这部作品,我一度对西藏产生了向往,并有幸结识了作品中的几位主人公——那些可敬的高原筑路兵。他们的崇高精神,让我深深感动。
    02.jpg

    循着雪山和“天路”的长旅,继《用胸膛行走西藏》之后,党益民老师又捧出了一部报告文学《守望天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9年初版),同样把写作的视角定格在了英雄身上。《用胸膛行走西藏》关注的是筑路官兵这一“群体形象”,而《守望天山》则重点聚焦了用青春和生命为战友守墓的一位当代英模——陈俊贵。
    天山脚下,长眠着为共和国牺牲的筑路英烈。为了不让这些英烈孤独,陈俊贵和妻子孙丽琴背负着几乎所有人的不理解,毅然告别家乡,千里迢迢来到雪山脚下,与160多座战友的坟茔相守。守一年容易,守两年容易,可他们一守就是大半辈子,其间的甘苦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英模之所以为英模,就在于他们挣脱了物质的桎梏,放下了尘世的欲求,而回馈大地和家园以精神的高贵。党益民老师用硬朗的笔触、感人的真情,写出了陈俊贵及家人的不容易,更写出了奉献者的可歌可泣,所有读到这部作品的人,无不动容。
    书写英雄、讴歌英雄,是我们这个伟大时代永不褪色的核心价值。党益民老师用他的赤诚,让陈俊贵这个原本平凡的退役军人,成了一部文学作品的主人公,并走进广大读者心中。他想告诉所有喜爱这部作品的读者,雪山之下,一条条蜿蜒如长龙的坦途,是筑路官兵用汗水和生命铺就的,而守着他们“安魂”的,却是一颗更为高贵的灵魂。因为这部作品真实感人,很快便被电影导演相中,将其搬上了荧幕。电影上映那天,党益民老师还给我发来了信息。我知道,书写这些有名和无名的英雄,能让他们的精神感动更多人,是党老师作为军人的一份赤诚,也是一位作家的文学良知。
    03.jpg

    沿着这样的路子蹚下去,党益民老师坚守着自己的创作主题,那就是:关注藏区官兵,关注当代军人。于是,《喧嚣荒原》《一路格桑花》《父亲的雪山母亲的河》等长篇小说相继问世。在坚定的写作道路上,党老师不断挖掘当代军人的内心世界,用手中的笔,塑造了一个个军中硬汉的形象,也塑造着他自己军旅生涯中不惧风雨的硬汉形象。

    2016年,党益民老师又捧出了一部长篇小说《雪祭》(长江文艺出版社,2016年初版)。同样是书写军人,同样是向英雄致敬,这部长篇小说更直观地体现了党老师的家国情怀。

    在没有阅读《雪祭》之前,单凭书名,我其实已经猜到,党老师一定把小说的故事发生地放在了他眷恋的高原,因为,那片圣土是他写作的源泉。果然,《雪祭》讲述了驻扎于藏北某部官兵在雪拉山开山筑路的艰辛历程。连长赵天成、炊事员刘铁、技术员方文、驾驶员周波、女军医黄雪鹂……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他们并非全都是小说的主角,但每个人都有一段故事,都有一部生命的传奇。这些可爱的军人,将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了高原,也将自己的爱与痛留在了高原。

    04.jpg

    作为一名武警部队的老兵,作为一名长期关注军旅的作家,党益民老师太了解他笔下的这些人物了,因为他就在他们身边,和他们朝夕相处。写作这么多年,走过那么多地方,最后又回到了西藏。党老师感慨:“《雪祭》是我和西藏缘分的产物。”回望为国家富强、为人民幸福而坚守在雪域高原的战友们,党老师的内心冲腾着火一般的热情。他深爱着那些可敬的战友们,而这份感情是非军人的我们所无法完全体会的。作为一名作家,党老师用笔呈现官兵们身上的闪光点,即使某些人有狭隘、有短见,他也不忍把他们放到崇高的对立面,而是以榜样的崇高来感召他们。在党益民老师硬朗的笔锋之下,我看到了他内心的那份柔软——那是写作时跃动在纸上的一颗慈心。
    党益民老师曾说过:“西藏的每一条路我都走过,有些路走过许多次,但每一次都能有新发现、新感悟。有些路只走过一次,那也会令我刻骨铭心,终生难忘。”基于对藏区的这份深情,基于对高原官兵的爱恋,在我看来,《雪祭》是一部英雄赞歌,也是对青春的缅怀和祭奠。这部作品延续了党老师一贯秉持的军旅情怀、英雄情结,用他的话说就是,“我有责任把英雄的故事讲给读者听。”在物质利益和拜金主义依旧盛行的当下,这部小说让我们的精神受到了一次洗礼,也让我们看到了屹立于天地间的那些伟岸身影,所以,作品的意义已经超越了小说本身。

    03

    这么多年执着于军人题材的创作,党益民老师已经被贴上了“军旅作家”的标签。其实,在他书写高原和高原官兵的那支坚毅、硬朗的笔下,还关注着另一方神圣的写作厚土——故乡,并写出了一系列以故乡为背景的长篇小说。相较于给他带来声誉的军旅题材的文学作品,我更喜欢他的几部带有“寻根”意味的乡土小说,尤以《阿宫》(太白文艺出版社,2011年初版)艺术性最强。

    05.jpg

    八百里秦川,地厚天高,但凡去过陕西的人,都能真切地感受到那片土地的旷古悠久。党益民老师生长在渭北的富平县老庙镇,山川沃野、沟沟壑壑,故乡的人和事永在心间。秋天一到,富平的川涧里,红彤彤的柿子像灯笼一样坠在枝头,摇曳着秋天收获的童话。对于一个19岁走出富平大山参军入伍,后又因工作而辗转六个省市的作家而言,不管走到哪里,乡音乡情都在耳边,说一句醇厚的家乡话,泪花便不由地涌到了眼眶。
    在《阿宫》这部小说里,党益民老师把富平化名“频阳”,以宫女大娥小娥带着“阿宫腔”逃出阿房宫作为开篇,以“阿宫腔”在民间的流传演变为线索,通过13个既独立又连接的故事,让众多人物轮番登场。这些人物,无一不是渭北大地最普通的生命,在阿宫腔的婉转中,他们的命运随世事跌宕起伏。《阿宫》写出了乱世里的“匪气”和“江湖气”,也写出了普通人为了活着而历经的千辛万苦,是一部向古老剧种的致敬之作,更是向关中父老的致敬之作。
    2019年夏天,我乘火车从晋南直抵渭南、西安、咸阳,一直往西到了宝鸡,又从宝鸡折返回关中,北上礼泉、富平、宜川、米脂。秦川风貌、汉唐气象,让我眼界大开。党益民老师从小便受着这样的文化滋养,正因此,他怀着浓浓的乡情,把阿宫腔化作流淌到笔端的文字,让一部小说散溢出了陕西人爱吃的油泼面和臊子面的香辣。如果说,军旅题材的写作,是党益民老师作为一名军人的职责,那么,《阿宫》这类乡情小说,则让他的文字找到了根的维系,也磨砺着他的一颗文学慈心——对故土的眷恋,对先祖历史的探寻。
    满怀着对故乡历史的崇敬,党益民老师又一部广受好评的长篇小说《根据地》(太白文艺出版社,2015年初版)应运而生。这部作品立足从陕北照金到南梁的革命斗争史,再现了老一辈革命家创建陕甘革命根据地的艰辛历程。作品在2015年问世,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那一年是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80周年纪念。然而,作品从构思到写作,却经历了十余年的跨度。十几年间,党益民老师多次经历工作调动,从东北到西北,再到西南,但始终没有放下对家乡那段革命历史的关注和探究。《根据地》历史事件重大,人物众多,有许多都是真名真姓,虚构的余地很小。对于党老师这样一位生长在“红色热土”上的作家来说,完成这部作品,是一次精神上的跋涉,也是对故土的一次文学反哺。这既是一部向老一辈革命先烈致敬的作品,也是思考现实、叩问灵魂的心血之作。读罢小说,我想,“根据地”不仅是陕北那一方红色的土地,更是一扇打开了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恢弘之门。

    06.jpg

    作家双雪涛说过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他说:“如果你想写好,就没有好写的东西(《猎人•序》)。”一个有良知的作家,一个希望用文字给读者传达温暖的作家,永远都在攀登写作的金字塔。党益民老师执着于军人形象的塑造,又不忘关照故乡土地上的人事变迁,硬汉形象和慈心品格是他作品的基调,因为对文学怀着真爱,他的写作矢志不渝。


    作者简介:
    党益民,陕西富平人,诉讼法学研究生,武警少将。职业军人,业余作家。
    07.jpg
    工作之余,创作出版长篇小说《喧嚣荒原》《一路格桑花》《阿宫》《根据地》《雪祭》《用胸膛行走西藏》《守望天山》等10余部文学著作。曾获北京文学奖、中国作家年度大奖、徐迟文学奖、柳青文学奖、第四届鲁迅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多种奖项,部分作品在港台出版、被译介到国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11-14 18:46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