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年年柿柿红
岁岁年年柿柿红 文/王鹏 前两天从大姐夫的朋友圈看到他们在摘柿子了。一辆农用三轮车的车厢里有两 [详情]
富平人编织小康梦
富平人编织小康梦文/崔金民 金秋时节,富平柿乡沉浸着收获的喜悦,橘黄的柿果挂在枝头,随风飘荡, [详情]
查看: 290|回复: 0

铁流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6 09:46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9-11-1 15: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铁流

    文/巴漠

                            
    去年回老家,听说铁流去世了,我很吃惊。
    铁流在我记忆里,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如铁打的般结实,如流水样欢实。真没料到,这样的人,说没就没了,一下子阴阳两隔,还真的让人接受不了。这个和我按村里人说的“净狗子耍大”的人,就这样走了,在这尘世丝毫没有引起波澜,好像他根本没在世上来过一遭似的,连那草介也不如了,足见生命之脆弱,铁流之渺小了。
    640 (8).jpg

    逝者长已矣,可在生者,尤其与他从小玩大的我而言,当然不止于吃惊,更是一种痛苦。于这痛惜里,忽然发现,经年忙于俗务,疏乎与铁流的往来,竟对他留下的几乎全是小时候的印象,成年后的诸多状况,竟知之甚少,近乎空白,真可以说是种悲哀了。这种悲哀在于,好多事情,特别是生命中本该珍惜的朋友或亲人,当你忽然想再次亲近时,却倏然不见,绝尘而去,无从觅迹,你只能站在那里,喟然长叹,空自落泪。你终了只能拾起记忆的碎片,兀自摸着心头的点滴往事,默默回味。

    640.jpg

    我与铁流小时都很顽皮。铁流长得虎头虎脑,高大蛮实,天生有着如牛的气力。这在我万分仰慕。小时候,我和他都听村里老学究惠永哲三先生讲过隋唐演义,常常慕着好汉们尤其秦叔宝的忠义,也常在村里的小孩中常依着那些好汉般的情景,排出英雄榜,铁流在我心中,一直是村里小孩中李元霸式的“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第一条好汉。记得那时,我仅能双手颤颤巍巍地举起架子车轱辘,铁流却能单手自如地举起,况且是直上直下,不喘一丝粗气,可想我们之间的力量悬殊了。凡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儿时几乎都有浓厚的武术情结。
    记得上小学后,我和铁流都爱武术,而且还真练起来,我那不过是花架子,而铁流却是实打实地练,每天早上去学校前,都要将家里门前的小石墩,抱起来,在巷子里转三圈才去学校。每天晚上放学后,我们一群孩子,都在生产队大场里切磋,比试各自所学的招式,然后拼力气摔跤。我那花拳绣腿,虽然好着,可自知功力,从不敢与铁流交手。其他孩子,却被铁流打得落花流水,个个甘拜下风,不敢贸然出手。这时,许多孩子便怂恿我与铁流交手,可我俩有种默契,从不交手,不管别人怎么说,只是笑笑。我俩心照不宣,在内心彼此敬重着,在我而言,内心是有着自知之明的,若要真的出手,我那两下子,真不敢恭维,一定会让他打得人仰马翻。我知道,不和我交手,是他看得起我,因之我也沾光,自然成了第二条好汉,没人敢欺负我,反倒让我保护他们。后来学了狐假虎威这个成语,忽然觉得,自己和那些孩子都有类似情景,而当时那真正的虎,却只有铁流一个。

    640 (1).jpg

    铁流对我的迁就承让,在平时的扮演玩耍的角色中就可以看出,让我感激万分。那时京剧电影《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风靡全国,对唐僧师徒的模仿,成了乡村孩子的嬉戏所好,倘若能在其中做个会七十二变的孙悟空,个个欣喜若狂,比中了什么大奖还要兴奋。记得巷子头有个废弃的大猪圈,里边倒也宽敞,成了孩子们尽情撒欢的乐园。那时乡下人文化生活匮乏,我们这些孩子的嬉乐倒为大人们贫困单调的生活,掘出了不少趣意,好像他们也乐在其中似的。在那猪圈里,我们模仿《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里的情形,我最渴望在里边能扮个孙悟空,因了钟情六龄童父子扮演的孙大圣,成天没事也搞根棍,抓耳挠腮,仿做猴样,没少下功夫。按说依本领,铁流是当仁不让的孙悟空,我们皆只能望其项背,可他却乐意让贤,每次都把这个机会让给我,自己只谦虚地只做了那个挑担子的沙僧,一个貌似老持厚重平时寡言的伙伴做了唐僧,还有一个胖男孩被铁流指定做了猪八戒。每次表演,我都戴个破草帽上拆下的草圈子,前面缚个V字型的小树杈,权且做了金箍咒,然后将衣服袖子绑在脖子上,做了坎肩,手里拿根本棒子,不停地模仿孙大圣的动作。铁流一根扁担,挑了两只空笼,也将沙僧的情状,做得有模有样。那个做猪八戒的,撅着嘴,用报纸糊了两只大耳朵,扛了个农用耙子,不时扭动身子,滑稽可爱。那扮作的唐僧的,掌立胸前,口中念念有词,一副虔诚的样子。我们师徒四人,巡回在猪圈取经,自编着逗乐的台词,尽情地发挥想象,引得猪圈四周观看的大人们捧腹大笑,不时鼓掌。那掌声好似兴奋剂,刺激了我们玩耍的智能,个个中了魔似的,疯狂表演,燃爆了欢闹的圈子,笑声不时漾在村子上空。至今想起那时情景,就会想起铁流,依然萦怀的温暖。

    上小学二年级时,生产队在大场北面盖的大教室秋季漏雨,我们暂时搬到了队里的大油房上课。大油房是农村那种两对檐大屋子,周边盖得严实,中间有天井。两边的大房下,放着课桌,老师在天井西端中间过檐下支了块黑木板,给大家上课。秋雨正盛,听着天井里檐雨串线般落下,滴在积水里的冒泡声,恰似鱼儿唼喋,自然让我分了神,忽而联想到了孙悟空的水帘洞,不觉望着雨水,浸在无边的遐想里,不知老师已讲完了一节语文课,还布置了课堂练习。那篇课文题目忘记了,大约记得写的是解放军战士经过梨园,虽然口渴难耐,但恪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摘梨子解渴的故事。同桌捅了下我,悄声说:老师刚才让写一张课后生字,现在时间到了,正在检查。我一下子惊过神来,天哪,眼看老师隔张桌子就到我了。怎么办呢?我下意识摸了下后脖颈,好像那里真有孙悟空的毫毛似的,若能拔下一根变出作业该多好啊!我无意瞅了瞅桌子下面,眼前忽地一亮,地上静静地躺着一张纸,正是老师布置的课后生字。难道是我佛如来显了灵?我大喜过望,俯下身子,像捞到根救命稻草似的,匆忙捡起那张作业纸,放在了书页上。好在那时用的笔墨纸张一样,课堂练习有时是单页纸,不然很难蒙混过关。刚把那张作业纸放好,老师就检查过来了,看过后笑着说:真没想到,你今天课堂练习写得这么认真!我的脸上不由一阵发烧。

    老师,我写的一张作业不见了。身后传来铁流急切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晴天霹雳似的,炸得我头皮发麻,心想这下完了,头不觉低垂下来。老师看了看我,又看了下铁流,好像发觉了其中猫腻,拿起那张纸问铁流:这是不是你的那张作业?铁流拿过去一看,对老师点了点头。老师抬高声音问我,是你写的吗?已经山穷水尽,我绝无退路可言,只得硬着头皮,振振有词说:不是我写的,咋能在我的桌子上呢?!

    老师半信半疑地说,如若是你写的,那你在每行旁写个字,看是不是你的笔迹能,如果不是,罚你再写十张。

    我拿起笔,静下心来,一笔一画地用心临摹起来。还别说,我写的字还真与那张纸上的字几乎一模一样,看来情急中做假也能成真。如果事后让我去写,未必能写得那么像。这下轮到铁流倒霉,老师不但当场罚了站,还让放学后将生字再写十张,明早上学交给他。望着铁流委屈的表情,蓄在眼里的泪水,我也不是滋味,心里忙不迭地为自己的不仗义而自责。作业事件之后,我以为这下得罪了铁流,他再也不会理我了。不料铁流以后见了我,还是原来的样子,好像那事压根没有发生过一样,照常找我玩,再也未提起过那件事,这让我愈发敬佩他了。

    640 (2).jpg

    上小学三年级时,我和铁流都去了广积寺改造的公社小学上学,我俩没分在一班,各自有了新的群体,加之学习任务越来越重,在一块玩耍的机会很少了。升入初中后,我们又分在了一班,虽学当时电影《少林寺》引发了新的武术热,可我的兴趣发生了转移,爱起了课外书,已不再痴恋武术,而铁流依然如故。爱好迥异,自然在一块相处交流就不多了。何况那时不爱念书,耍拳弄棒,被村里人看作不务正业,我当然不想那样,感情上也渐渐疏远了他。只是一次下课期间,同学们与老师闲聊,那位老师刚从师范毕业,与学生们相处甚好,无所不谈。铁流也在场,我当时怀着一种看热闹的心理,对那位老师说铁流会玩九节鞭,我也只是听说过他会,可真没见他耍过,只想当众出他的洋相。老师就让铁流来几下,他初始忸怩,后来从外衣下的腰间解下鞭子,忽左忽右轮着,鞭鞭生风,越抡越密,几乎将他裹在鞭影了。意想不到的精彩,老师和同学们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我也鼓着,只是脸上热辣辣地。

    铁流初一没上完就辍学了。那个年代,乡里小型水泥厂多起来,人们昵称“蛋蛋窑”,铁流没上学先干了一段零工,后来就去村里的一个水泥厂上班,干的是烧窑工,用小推车装窑,用我们那里人称之为“大窝窝”的铁锨出窑,本身有力气,干起活来一个顶仨,自然工资高,真正成了家里的壮劳力。我到省城上大学后回家,常坐拉水泥的顺车,偶尔碰见他,只是打个招呼,彼此没有过多言语。参加工作及至成家后,零星从爹口中听到他的消息,感觉到他是那样陌生,好像另外一个星球上的人似的。

    640 (3).jpg


    如今惊诧铁流离世的同时,回想起来,自己对他后来的日子光景,从未关注过,也懒于打听,真的淡忘了这个曾经的伙伴,难免内疚与自责。可我知道,他从不会放弃武术,可没想到他确如功夫巨星李小龙般猝然离世。
    铁流就这样走了,带着对家人的眷恋,还有那身功夫。
    我好生怀念他。

    640 (4).jpg
    作者简介:巴漠,省作协会员,《中国小康》杂志签约作家,《作家世界》特约撰稿人,富平人文化顾问,曾在省内外各种刊物发表论文、散文、小说近百篇,出版作品一百二十余万字,著有诗文集《驼铃声声》,文论集《跋涉集》,长篇小说《火山口》(陕西传媒网连载)、《黑石村往事》,小说《白马道》获中华文学星光大道、“今古传奇”第二届全国优秀小说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11-14 18:47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