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人 首页 新闻资讯 富平新闻 查看内容

作家眼中的党益民 ——党益民“怀德讲坛”开讲随思

2019-2-19 14:37| 发布者: liuxi123456| 查看: 355| 评论: 0|原作者: 林喜乐

摘要: 作家眼中的党益民——党益民“怀德讲坛”开讲随思 文/林喜乐 我总是执着于生活中的某件事,一旦关注或揽上的活,绝对有始有终有过程,这是我引以为荣的处世作风。不过,有时候也会想,假如这是一种习惯,我就会痛 ...
作家眼中的党益民
——党益民“怀德讲坛”开讲随思

文/林喜乐

我总是执着于生活中的某件事,一旦关注或揽上的活,绝对有始有终有过程,这是我引以为荣的处世作风。不过,有时候也会想,假如这是一种习惯,我就会痛下决心彻底改掉。有始有终给谁看呢?何苦把自己逼得狼狈不堪呢?可惜,这是性格,属于骨子里的东西,镌刻在了DNA的密码里。真要改,花钱没用,需要用生命支付这笔费用。因此,没法改了。
640.jpg.jpg

6402.jpg.jpg

著名军旅作家党益民2月16日在富平图书馆举办“文学与故乡”讲座。

2019年初春,没有顾忌料峭春寒,我匆匆坐进了设在富平县图书馆三楼“怀德讲坛”的教室里,自己又是被“爱好文学”这种执着驱赶而来的。虽因执着文学对自己曾有过会心的理解,可迷茫总是把短暂的温馨像风驱山雾般冲淡。文学于我而言,目前的状态是有始无终,创作过程有点走马观花般的粗枝大叶。可是,这份执着却愈久愈坚。
当益民兄讲到“作家是用作品与世界对话”时,我对自己的粗枝大叶瞬间懊悔。不全身心投入,是完成不了这种对话的。在一定程度上,作品首先是“写给自己看的”,对话是在充满寂寞的无声世界里完成的,尽管思维和作品充满了澎湃的滔天巨浪。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把寂寞理解为一种思想。
空谷幽兰次第开,不为寂寞自先谢。比起满山花草来,人具有绝对的智慧优势,可不见得有远山之尖野水沟畔草花的修养,它们开花是给自己看的,然后才去缤纷春天,绝不关心春天在城市里或是狂野上。益民兄就具备了默默坚守的品质,具备了把寂寞升华为作品的能力。
他在课堂上说,“自我低看一眼,别人就会高看你一眼”。他的低调有目共睹,谁人不知他是将军,是成名作家,是书画大家。可他自己从没炫耀过身份和地位,他的表情和眼神,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可亲的邻居大哥,只是他更值得尊重,因为他时常能给周围人带来温暖,尤其带给我创作的智慧。
之前我就知道,益民兄书斋名曰“三西堂”。这次听课,他解释了“三西”的含义。“一西”指生养自己的“陕西”故乡,“二西”是与自己生命结缘的“西藏”,“三西”是他投注了十多年精力完成的长篇小说《石羊里的西夏》。仅从书斋名,我就能体会到他独白般的心理。生养之地,给予了他坚强的魂魄,从故乡走出去的脚步声还在他记忆深处回响时,他已经走回来了。当然,走出去是为了更好地走回来,当伴着心跳走回家乡时,这里仍有着当年离开时温暖的春天,只是当年的新兵已经成长为今日的将军,依稀可见的那个小伙子的身影已经登上了许多文学殿堂的奖台。他说,“作家需要阅历”,这就是阅历,是奋斗人生中收获颇丰的生命阅历。
我凝神细听,他娓娓道来,“家乡是作家重要的创作根据地”。他的长篇小说《喧嚣荒原》就是倾情书写家乡的成名作品。他常在千万里之外奔波,心却在故乡的泥土里一刻也不曾离开,《阿宫》就是这样的心灵之作。
在我的性格里,除了喜欢故乡,还喜欢小雨。遇到雨天,伞下的我从街头慢步走过,不管行人多寡,内心都会油然而生苍凉之感,似乎体会到了情感流浪的痛楚。继续走下去,看雨的眼睛也会下雨。一直陶醉于湿润的孤独,我清楚这种性情有点偏执,多数人并不苟同。我却从益民兄的讲解中找到了一条阐释此种心态的理由,他说“文学是在给灵魂画像。”初闻此言,心中一颤,想人之灵魂,世之灵魂,从己及人,从人到己,文学做的正是与灵魂交道的事情。过去写自己的不少文章,仔细想来,可不是给自己不为人知的心理或阅历画像么?不为人知的事,灵魂皆知,或许不为人知的部分才是构成灵魂的主要元素。巴尔扎克说“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之所以是秘史,就是不为他人道的民族心理或难以言说的民族伤痛。那么,可不可以说,“秘史”构成了“民族的灵魂”。作为一个灵魂画师,给自己画像的同时,也就画出了本民族的灵魂肖像。喜欢在小雨中行走,或许这是灵魂的需要。
雨中独亍、灯下孤读、林间静坐、溪边发呆……这些习惯不是嗜好,是在思考灵魂的安放地。作家把灵魂安放在作品里,灵魂从此才得以安生。破解了某个灵魂密码,就等于挖掘到了某部小说的创作内容,不需要去写老生常谈的熟知的生活过程,需要写的是导致生活现状的原因,也就是构成灵魂的故事,这才是文学的任务。
人有一个共性表现,就是对不了解的人和事物,往往会产生神秘感。对未知的事物而言,用科学解释通了,神秘感自然就会消失。对不了解的人,尤其名人,神秘感是因生疏产生的。要解除这种神秘感,没有科学方法,只能去接触、去沟通、去交流。在大众经验里,名人多冷傲,这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的常识。
我喜欢揣摩把肉体包装起来的“伪装者”的内心活动,他们或是制造神秘、或是故作姿态、或是娇柔造势。出门之前,惯用高傲、冷峻、虚伪化妆那张脸,然后才去众人面前作秀。不管什么目的,就是不愿意用真面目示人,这是某类名人的怪癖。益民兄的成功不限于文学,还有耀眼的将军军衔,“益民模式”是不可复制的独例。和益民兄接触之初,难免有这样那样的顾虑,不知道他有没有怪癖?
坐在他家的沙发上,他把剥了皮的桔子送到我手里,把带有他体温的茶杯递到我面前。踹踹的感觉在他真诚谈吐,朴实接待中迅速放松下来。他谦逊的笑容里,毫无电影中将军的冷森感,对我写作问长问短的关怀,没有印象中名人的高冷傲慢。这就是用生命书写的党益民将军吗?这就是在中国文坛叱咤风云的作家党益民吗?他的言谈,有让你忘记他显赫身份的神奇功效。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他低调做人的一贯风格。在我的印象里,他真的很低调,不是故意为之,而是修养使然。
在后来的交往中,逐渐就有了灵魂相触之感。人格的伟大,是在日常交往中体现出来的,是所有与我有同感的文友们口口相传凝聚起来的,益民兄早已练就了折服人心的性格和人格。今天讲课就是如此,没有毫末私心,就是和家乡的文友们交流自己的创作经验。目的是让更多文友尽快掌握创作规律。拳拳之心在他讲课的殷殷之情中表露无遗,细微之处甚至讲到了读书应边读边划,记下阅读想法,还介绍应用“庖丁解牛”的方法读书。对照我的阅读经验,可以肯定,益民兄传授的是最有价值、最有效果的读书方法。只是不知道听课的二百余人中,有几人体会到了他希望文友们成功的殷切心情。
文学创作需要长期坚守,绝非快速可竟的事业。从事写作20余年来,我对坚守体会尤深。不过,有时就有了失守之虞。写作是在寂寞中考验作者毅力、耐力和能力的残酷游戏。能在考验中走过来的成功者寥寥无几,坚守中,多数人在无声无息中消失在了无色无味的硝烟中。创作是一个人发起的战斗,只有一个人在冲锋。隐在硝烟后面的读者,益民兄讲“是最公平的评判者”。作者的胜利和失败,他们说了算。要成功,避不开读者这一关,能否突破读者关,益民兄的经验是“写出硬扎作品才是硬道理”。是啊,没有过硬的作品,等于没有保证战争胜利的装备。我深懂此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造出来具有个人特色的威力强大的武器来,一举突破读者设置的无形障碍。
听课结束后,我站在图书馆的院子里,不由浑身一抖。近来,我经常要这样抖一抖,不是由于春早气寒,更不是内急外力所致。细究其因,是隐藏在前路的不可预知的障碍给我造成的心理反应。“只有写出硬扎作品”,才有可能走出迷雾,沐浴到文学灿烂的阳光。
6403.jpg.jpg

党益民给读者签名

6404.jpg.jpg

党益民为富平图书馆“怀德讲坛”题写扁牌。
6405.jpg.jpg
作者简介:林喜乐,男,汉族,中共党员,1969年出生于陕西富平,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文学作品见于《散文》《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大家》《滇池》《草原》《蓝色高原》《小说月刊》《延河》《陕西文学》等杂志。2014年,中篇小说《暮春之光》获内蒙古自治区文联颁发的小说作品奖。
出版有短篇小说集《顺阳故事》,长篇小说《解冻》《客居长安》,历史类图书《陕甘宁边区税史笔记》。《解冻》荣获2010年渭南市第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创作有《山丹丹花开》《柿子红了》《吹皱一池春水》等多部影视剧本。2010年电影剧本《吹皱一池春水》被国家广电总局“夏衍杯”电影剧本征集中心评为推荐作品。
2017年,与北京电视台合作纪录片《红色税收》,任总撰稿。2018年,承担国家级项目《红色税收记忆》印花税票文字创作工作,该套印花税票已由国家邮票印制局设计出版。

最新评论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11-22 11:03 , Processed in 0.359375 second(s), 2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