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人 首页 新闻资讯 农业生产 查看内容

鱼羊儿 | 贩梨

2019-7-6 09:23| 发布者: liuxi123456| 查看: 164| 评论: 0|原作者: 鱼羊儿

摘要: 贩 梨 文/鱼羊儿 上小学的时候,总是盼望放暑假,炎热的天底下,有着太多的乐趣,套知了,逮蝎子,拾蝉蜕,清晨和午后放羊割草打土仗,雨后在巷道里和泥摔泥鼓,但暑假里也常有无聊的时日。8月中旬后,眼看 ...
贩 梨

文/鱼羊儿




上小学的时候,总是盼望放暑假,炎热的天底下,有着太多的乐趣,套知了,逮蝎子,拾蝉蜕,清晨和午后放羊割草打土仗,雨后在巷道里和泥摔泥鼓,但暑假里也常有无聊的时日。8月中旬后,眼看着离上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家长每天督促着去做作业,但心里整日像猫抓一样浮躁不安,根本静不下来,玩的时候又被作业打扰着,玩不痛快,心里便充满了年少的无名的惆怅与忧愁,日子过得百无聊赖。有一天,堂哥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尚书沟里的罐梨熟了,咱们悄悄去贩梨吧。尚书沟里的罐梨,远近闻名,酥、甜、脆。我从来没贩过梨,心里没底,但觉得挺好奇,便硬着头皮向母亲要了1块钱,说明要去贩梨的。母亲竟然同意了。但我当时没弄清为什么贩梨要悄悄地去。现在似乎才明白,主要是担心贩梨亏了,让村里人都知道了,是很没脸面的事情。


640 (1).jpg
尚书沟是条土沟,离我们村子很近,向西直走二三里路的样子。沟是北边底店山盆倾峪里山洪常年冲刷形成的,沟西的村子叫尚书村,传说以前村子里出过名人,官至尚书而得名的。沟边上还有在我们当地很有名气的尚书瓦盆窑。平常沟里就干涸着,只有一条曲里拐弯行水的小沟渠,人们就在沟渠两边的平坦的地里栽上了梨树。这条沟渠里,时不时会过一趟山上汇流下来的雨水,梨树长得枝繁叶茂。
我和堂哥各拿了个长系的布袋,在路上可提可背。下了沟,走在梨树园子里,看着黄灿灿挂满枝头的梨果,欣喜又激动。树枝不时就横在眼前,枝头的梨伸手可得,但我们谁也不敢去碰一下。找到梨园的主人,说明来意。主人笑了笑,收了钱,验看了我们的布袋,说自己去摘吧,布袋摘满为止,也可以吃,吃饱为止,但不许扔,不许糟蹋。我不知道贩梨还有这样的待遇,紧跟着堂哥就往梨园子深处走去。堂哥悄悄告诉我,一定要找罐梨去摘,不能摘平梨或者银梨,罐梨个大肉厚,酥脆多汁,香甜可口,好卖得很,那两种梨个头小不说,核大肉薄,味道贼酸,都不好吃,别说卖,有时干给人都不愿意要。堂哥带着我边走一边指认各种梨树和梨的样子,走到一棵一搂多粗的大罐梨树下时,停下来,说,咱们就摘这个树上的梨。要捡树冠阳面的,挑大个的、果面干净颜色亮堂的。我俩边摘边吃,觉得贩梨就是世上最过瘾惬意的事情。布袋摘满了,继续吃,直到肚子胀得感觉呼吸都困难了,才罢手。告别梨园主人,上得沟来,不去回家的方向,而是直接去北边近山的几个村子,桥上、窑庄和瓦李、秦三窑。这几个村子没亲戚,熟人少,我们可以悄悄地,避免撞见熟人。


640 (2).jpg

我是第一次贩梨,虽然只有一块钱的本钱,但一直纠结能不能顺利卖了,是赔还是赚,心里一直扑嗵扑嗵直跳,没个底,又不好意思跟堂哥讲。我俩厮跟着走进桥上堡子,堂哥突然就喊了一声,“卖梨哩---!”吓了我一跳,我想学着他接着喊一声,喉咙却一阵紧张,竟然没喊出声来。平常在村里见惯了各色的小商小贩,听惯了各种叫卖声,根本没想到,当自己想做个小贩时,却遇到了这样的心理障碍。我跟在堂哥身后,悄悄调整了心态和呼吸,然后鼓起勇气,在他喊过一声之后,我也喊了一声,“卖梨哩---”,这第一声喊出之后,浑身松泛了许多,心里也畅快了许多。然后就他一声我一声,穿行在村子的巷道里。这时便有人出来寻问买梨。堂哥的生意先开张了。梨是自己摘的,大小相当,论个卖,不称秤,不搞价,5分钱一个,也好算帐。随后我的梨也开卖了。


640 (3).jpg

走过两个巷道后,堂哥让我俩分头去卖,不要总厮跟着,不好。我便一个人去了另外的巷道,一边喊一边卖,算是独立经营了。遇到有人搞价时,我也学着堂哥的样子,拿出一个梨给顾客边看边说,你看我这梨,罐梨,最大的树上挑着摘的,尚书沟里最好的。顾客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便慢慢掏出钱,我赶紧就张大布袋口,让他自己在布袋里挑,真有个别有点毛病的,我就让他重挑。拐进另一个巷道,刚喊了一声,突然就有个妇女从门里出来问我,换鸡蛋么?我一时不知换不换。忽然想起,咋不换呢?鸡蛋也能卖钱嘛。立即回她,换哩!那妇女又问,咋换哩?我说,大鸡蛋一个换两梨,小鸡蛋换一个。那妇女撇了撇嘴,说,换一个我不亏了?那妇女有点犹豫。我就说那你去挑大鸡蛋吧!其实,我觉得大鸡蛋换两个有点亏我,小鸡蛋换一个有点亏她,但我不能错过这个想买梨的人呀!妇女转身回去,拿了两个鸡蛋,不是特别小的,我便自己给她取了4个梨。谁知这下麻烦来了,两个鸡蛋不能和梨装到布袋里,很容易打。只能装到上衣口袋里,又怕磕碰,只好一边装一只,走路时又要时时小心不能压着碰着,让我很不自在。桥上堡子虽然不大,但我那一袋梨,三下五除二却卖得所剩无几了。天气也慢慢热起来,循着堂哥的声音走去,见他也卖得差不多了。便问,还去下个村子么?堂哥说,没几个梨了,划不来再去了,回家。
半路上,掏出毛毛分分钱一数,现金共卖了一块六毛钱,再加两个鸡蛋,还余几颗梨,正好带回去家里人吃。头一回贩梨,竟然赚了。回到家里,皆大欢喜。谁知我和堂哥贩梨赚钱的事便传了出去,村子便又有小伙伴去尚书沟里贩梨了。第二天便有亏了钱被母亲打骂跑出门的,手里拿着未卖出去的梨,我一细看,是银梨,怪不得亏了。堂哥悄悄给我递眼色,不要说破,免得那兄弟又招一顿打骂。我和堂兄约好,过几天再去贩一回。
但后来终究再没贩过。
2019.5

最新评论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11-16 06:31 , Processed in 0.359375 second(s), 2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