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人 首页 新闻资讯 文化艺术 查看内容

父亲与秦腔

2019-7-8 16:48| 发布者: liuxi123456| 查看: 122| 评论: 0|原作者: 王富如

摘要: 父亲与秦腔文/王富如 秦腔#8218;这个古老的剧种,在我国的大西北各省(区)流传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它的板式和曲牌经过多少代艺人的丰富和润色,已经形成了别具特色的秦腔音乐,比如欢音慢板、苦音慢板、二六板、 ...
父亲与秦腔
文/王富如


秦腔‚这个古老的剧种,在我国的大西北各省(区)流传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它的板式和曲牌经过多少代艺人的丰富和润色,已经形成了别具特色的秦腔音乐,比如欢音慢板、苦音慢板、二六板、二倒板、带板等,用板胡拉出来,那真是天籁之音。也正是这种高亢、激越、美妙的乐声,吸引着年轻时的父亲,他下决心要学会拉板胡。



640 (2).jpg


当时村上有一位老人,板胡拉得在方圆小有名气,人送其外号“硬弦”。父亲就拜这位老人为师。为了取得老人的好感,每次去时,父亲都从家里拿一个馒头送给老人。常言说,师傅引进门,修行靠自身。从此,父亲把所有的闲暇时间都用来练习。晚上或是下雨天,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一拉就是大半天。到地里干活或是晚上串门走在路上也拉上一阵。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由于父亲对板胡和秦腔十分爱好,所以就很快地入了门。


村上的自乐班﹙民间称为喧荒﹚是历史上早就形成的一种民间文化娱乐方式。每逢红白喜事,通过主人家的邀请,他们就去唱几折戏,以示庆贺或祭奠。改革开放以前的农村,大家过的都是穷日子,报酬的事无从谈起。自乐班乐队分文场、武场。文场以板胡为主打乐器,武场以鼓板为主打乐器。文武场的人和演员共同围成一个圆圈,中间放有一个小桌子或茶几,上面摆上盛白糖、点心、瓜果、葵花籽的几个碟子,烟茶当然是少不了的,旱烟、纸烟都行,视各家的经济状况而定,没有什么严格的要求。


过去的农村,没有电视和手机,报纸也只有村委会、学校、医疗站订的一两份,收音机更不是家家都有。在这种信息较为闭塞的环境中,自乐班可以弥补农村文化生活贫乏的缺憾。它不仅能给老百姓带来欢乐,而且是人们了解历史,学习传统文化的重要课堂。



640.jpg


随着板胡技艺的日趋熟练,父亲成了自乐班里挑大梁的角色。文武场上的每一个人,除过干好自己的本份以外,还都兼有唱的任务,演唱的节目,与主人家过事的性质相联系,红事就唱折戏《书堂合婚》等,白事就唱《祭灵》、《八仙过海》等。
               
1952年,父亲专程去了一趟西安。带着自乐班成员自筹的一点资金,买了武场面需要的鼓板、铰子、铙䥽等几样乐器。还有演出戏服。我的一位堂兄在省城工作,之所以让父亲去买东西,是考虑到堂兄可以做向导。从西安返回后,父亲非常得意。第二年的春节期间,在自乐班全体成员的努力之下,他们排练了折戏《花亭相会》、《辕门斩子》等,演员都是村上的俊男靓女。演出场地就在村口的一个旧戏台上。非常可惜的是,这个旧戏台在文化大革命中以“破四旧”为名被拆掉了。并在其旧址上盖了村上的电磨房。父亲以后在这里为社员磨面10多年。



640 (1).jpg


一九七八年,全国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整个农村焕发出一派新的生机。平反昭雪、落实政策的事一桩接一桩:补定成分的家庭被平反了;右派分子被摘了帽子,还按政策补发了工资;一些解放后在地方上任职又辞职的老干部,都按政策领到了相应的补助金;三年困难时期被下放回农村的教师也都安排了工作。为了庆贺改革开放为老百姓带来的幸福生活,在大队党支部的领导和支持下,在大队学校的后面临时搭建了一个舞台。由自乐班排演了现代戏《血泪仇》等。父亲也是这次活动的积极参与者和组织者。我三哥在戏中扮演王任厚。秦腔经历了十年动乱期间的沉寂,终于以新的面目呈现在人们的眼前。



640 (3).jpg


父亲和他的戏友们喧荒的足迹遍及石川河、赵氏河两岸。经常去的有淡村镇、觅子镇的各个村子,南社镇、庄里镇靠近石川河的各个村子也去。连三原县的一些地方,像陵前镇、西阳镇、渠岸乡的一些村子都去过多次。最远的路程有二、三十公里。有时骑着自行车,多数时候都是徒步往返。我三哥喜欢唱秦腔,是村上自乐班的成员,我好奇地问他,这么远的路来回步行,累不累?他用两个字回答我:爱好!我信。爱好就是他们的精神动力。父亲他们一伙人爱好吹拉弹唱,爱好秦腔文化,经年累月,坚持不辍。


从今年已经80多岁的三哥那里我了解到,父亲所在的自乐班当年能演出的戏很多,有《二进宫》《四贤册》、《四对面》、《争印》、《伍员逃国》……这真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能在十分简陋的条件下,演唱出这么多戏,他们完全有资格申请非遗传承人了。
父亲每次喧荒结束回到家里已是深更半夜。他揺着门闩,敞开嗓子喊着我嫂子的名字让她开大门。这差不多成了他的习惯,家里人也习以为常了。嫂子几十年坚持为父亲半夜开门,这是他作为儿媳妇对父亲爱好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电视机尚未普及,父亲就给他买了一个收音机,专门用来听秦腔。那时只能定时收听陝西广播电台播放的秦腔节目。播放时间一到,父亲定会准时打开收音机,把音量调到最大,这不是因为他听力差,而是在他看来,大秦之声就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应该广为传播。也就是在那个年代,我跟着父亲一块听,播放频率较高的许多经典唱段我至今都能哼出来,如《白蛇传》上一段:“西湖山水还依旧,……清明天我二人来到杭州”;《火焰驹》的:“祖籍陕西韩城县,杏花村中有家园……”等等。现在我才明白,什么是一个人的精神寄托。父亲一生爱听秦腔,爱唱秦腔,只要听到秦腔,他就觉得高兴,觉得心里充实,就和一个麻友打牌自摸了一把一样的高兴,和一个运动员得了金牌一样的开心。


父亲对西北地区的秦腔名角非常熟悉。如李正敏、阎振俗、全巧民、李爱琴、马友仙、刘茹慧等等,都经常挂在他的嘴边。那一折戏是谁唱的,一些经典剧目如《周仁回府》中的周仁是那个剧团的那个演员扮演的,他都能随口说出。父亲的文化程度并不高,但他的记忆力特别好,对他们自乐班经常演出的一些剧目的唱词和念白往往记得滚瓜烂熟,如果唱到某一处有忘了词的,他就随时提醒。


受父亲的影响,我三哥和我的一个表哥,都由原来喜欢秦腔,到后来也能去自乐班吼两嗓子。在没有手机、电视,信息闭塞,农村文化生活单调的年代,唱秦腔如同给生活增加了调味品。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通过唱戏学习做人,同时也增强了对传统文化历史知识的了解。


父亲的一生可以说是板胡人生、秦腔人生。秦腔成为父亲生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秦腔化解了父亲的忧愁和烦恼,丰富了他的精神世界。这样的人生,纵然清贫,但他无怨无悔,非常知足。


谨以此文纪念逝去的父亲,也献给富平县淡村镇高李秦腔自乐班的各位前辈和朋友兄弟。至今,他们中的许多人仍在石川河、赵氏河两岸,以自乐班这种形式传承秦腔文化,弘扬中华正气。祝愿他们的秦腔之路越走越宽,愿他们的自乐班越办越红火!


作者简介:王富如,富平人,退休教师。

最新评论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9-21 02:25 , Processed in 0.562500 second(s), 2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