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人 首页 新闻资讯 文化艺术 查看内容

巴漠原创 | 心水依旧

2019-7-12 11:50| 发布者: liuxi123456| 查看: 159| 评论: 0|原作者: 巴漠

摘要: 心水依旧——写给黄河人文/巴漠 昔年求学时,一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就让自己浮想联翩。总在想,这孔夫子,在河边也会如此感慨,具象化地把一种时间的告别,浸在水中,连那种不舍之情,也湿漉漉地。 ...
心水依旧——写给黄河人
文/巴漠



昔年求学时,一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就让自己浮想联翩。总在想,这孔夫子,在河边也会如此感慨,具象化地把一种时间的告别,浸在水中,连那种不舍之情,也湿漉漉地。这让旱塬长大的我,一再咀嚼后,满是羡慕和感动。


微信图片_20190710155209.jpg

当这些情形踏着岁月不居的影子,流水般来到眼前时,不觉已转任至灌溉部门快三个年头了,于那水中感悟到了黄河人的心跳,也让那文言文中的“河(多指黄河)”,多了几份深沉与温馨。我终于明白,在这样的地方,赓续这河的刚柔相济,共鸣着她的坦荡之风,当是幸福之事了。就这样随着时间流失,悄然将那种气度融化在血液里,成了实足的黄河人。如今情势,面对变革,黄河人又要转身而去,隐在峥嵘岁月的幕后。这转身并不华丽,却有着如水的顺势自然,蓄了达观情怀,忘我境界。因为这样的变革,黄河人已经历多次,他们习惯了忘我奉献,宠辱不惊。也因为,当第一渠黄河水吻润频阳田地的时候,他们内骨子里的那份初心,就在田地里成长,光润着岁月记忆,成就了五谷丰登的希冀,默然捧丹心,无悔不怨艾。



微信图片_20190710155317.jpg


微信图片_20190710155254.jpg

转身之际,并无泪眼婆婆,也无惆怅失意,只有汩汩水流,吟和呢喃,回味往昔。在我的记忆里,旱字那时候总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字眼,还在县委办当秘书时,县上每年都要将抗旱作为头等大事,召开专题会议,专门部署旱区抗旱事宜,甚或组织机关干部,送水入村进组到地头。旱区人缺水,睡半夜,起五更,打灯笼,找水源,大人担,小孩抬,天明还没进家门。人们盼星星,望月亮,只盼早日引水到早塬。因了干旱,人们生活饮水无法保障,农业生产无法进行。水呀,这比金子还珍贵的东西,成了旱区人的渴盼。在人们的期待中,黄河人担起了使命,在历史深处留下了抗争的印迹: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一日,富平东雪二期抽黄工程指挥部的成立;一九九三年三月十日,流曲系统标段破土动工,县上在流曲镇召开了东雷抽黄流曲分干系统开工典礼,锣鼓宣天,群情沸腾,不少群众喜悦极,有位耄耋老人抖着胡子说:总算等到了,老天有眼,这可真是千年等一回呀!开弓没有回头箭,面对着父老乡亲的渴盼,黄河人感到身上的责任沉甸甸地,个个不敢懈怠,日夜奋战,加紧施工,一九九五年十月十六日至次年元月五日,流曲系统标段通过交工验收;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流曲系统三合、南郭、王寮、流曲、康家楼等五站及南阳站管理房建工程通过验收;一九九七年七日四日,富平流曲系统三合四级抽水站举行东雷二期抽黄试通水典礼,黄河人用如椽巨笔写下了感人篇章,让旱区瓜果飘香,柳垂水漾,有了江南水乡的模样。



微信图片_20190710155249.jpg


微信图片_20190710155259.jpg


微信图片_20190710155328.jpg

刚到灌溉局不久,参加市二黄局纪念抽黄引水二十周年座谈会,翻阅会上发的《东雷二期抽黄志》,看到曾任富平抽黄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李凡写的《赞抽黄》,其中有两联:“披荆斩荆,一腔热血,渠成三百里,万民顶礼,功绩日月表;铁血丹心,十年寒暑,水升五百尺,千秋铭记,甘苦天地知”,“造孽乾坤昔年旱魔当道酿成荒劫三千里农夫仰天叹;美田赖抽黄今日远水浇灌成禾苗百万亩村民开怀笑”,如实写出了当年情景,让人回想,心起涟漪,不由想起一篇当年的抽黄副县长写的回忆文章。印象最深的是,那时东雷二期抽黄工程因资金影响,省上决定暂缓富平流曲系统建设,李凡副总指挥得知这一情况,赶紧向那位抽黄副县长做了汇报。面对这一突变,两人心焦如焚,认为这是解决富平灌溉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决不能让它失之交臂,否则,就会愧对富平父老乡亲的期望,也是两人良心上迈不过的坎。思虑再三,他们决定舍下面子,主动出击,就是看人脸,求爷告奶,也要把这个项目拿下来。就这样,两个人马下停蹄,跑市进省,见领导,缠部门,苦口婆心,磨破了嘴皮,几乎跑断了腿,找不见人或蹲点守候或到人家里,这份认真和执著,终于感动了上上下下,让这个项目尘埃落定,实实在在地砸在了富平。就连省上分管领导说,你们那,绝对是犟驴,愣把不可能的事跑成了。两个人相视而笑,并未因此而松懈,又紧锣密鼓地开始组织实施起来,让这个项目在富平大地开花结果。至今黄河人提起李凡副总指挥,还会伸出大拇指头,津津回味那段岁月,称他是拼命三郎。在大家的描述里,李凡副总指挥在我的心里高大着,其实我在县委办时,早就听闻李凡的鼎鼎大名,只是自己一个小秘书,既使心向往之,断不敢贸然接触,因而总是缘悭一面。有幸到了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耳闻其人其事,心里默念他的精神,怎一个赞叹了得。有幸见到退休之后的他,谦逊少言,平和低调,断不会将他与叱咤风云的人联系起来,长者风范嶷然,你不由赞叹:这不就是一种水的风骨么!?



微信图片_20190710155307.jpg

闲暇时侯,脑海里总会放电影似的闪过黄河人创业的情景。为了把黄河水引进来,黄河人背着干粮水壶,拿着图纸,测量仪,跑遍了整个灌区,爬高下低,甚至滚落在埝沟里,滚了一身黄土,可他们没怨言,依然爬起来,拿标杆,拉卷尺,用脚步丈量了旮旮旯旯;他们天当房,地作床,不辞劳苦,终日奔波,有时边走边打瞌睡,跌倒了就醒,继续干工程,大家都说:为了灌区群众早日用上水,咱们辛苦点,值!许多同志出门一身衣服,多日忙得没时间洗,有了汗渍和味道,但却咧嘴笑着说,咱是心灵最美的黄河人。有的同志鞋底跑掉了,就用电线或细绳绑着,继续干工作,他们说:就是光着脚丫子,也要拿下这工程。工地上,许多黄河人与工人们一道,挥铣扬镢,挖渠凿进,手磨破了,也不停歇……这些感人情景枚不胜举,那种精神,并不是个传说,而是体现在每个黄河人身上。我们现在的总工同文鸿,工程师王卫建,工作伊始,就在工地一线施工,他俩都戴着眼睛,清癯讷言,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可业务呱呱叫,尤其同工,目测甚或用脚丈量渠道,竟与卷尺量定的几乎无爽,这种扎实的功底,着实让人佩服。要说我在这水溢之地,还在每个人身上学到了优点,这些都是行政积习人员所没有的。班子成员中,赵余良副局长,是我多年的老兄,为人肝胆照人,直爽义气,在灌区各站上,德高望重,让人佩服。陈保卫副局长,我刚参加工作时就认识,为人忠厚,心底良善,宽厚有加,堪称曲范。这两位兄长,因了变革和年龄因素,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两人在单位有着良好的口碑,是大家心目中可敬的兄长,与他俩共事,我如沐春风,时时感受着一种人格魅力,终于体味到了实实在在的谦逊务实,包容和协,这在以前的经历中很少遇到,着实让我受益匪浅,深以为幸。



微信图片_20190710155312.jpg

对黄河人的精神,我倾慕已久。还记得,当年档案局创办展室时,我找到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正是抽入富平的第一渠黄河水,泛起黄色蘑泡,在众人欢笑里,汇入支渠中,欢畅地流向各方,然后入了田地,让这千年旱塬一下子有了活力,改变了频阳的旱作农业史。尤其那个戴着草帽的老农,古铜色的脸上,皱纹绽放,溢着心花,令人感动。那时我就在想,黄河人了不得,若能切身感受黄河人的伟力,那该到好啊!还真有缘,竟真到了与母亲河黄河交融的地方,心下欣然。因为如水般清纯无杂念,始终是我的向往,自然让我心旷神怡。在这里,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兄弟姐妹般的情愫,有着家庭般温馨,盈盈于怀。多次到流曲、兴镇、刘集总站,总能感觉到黄河人的那份浓得化不开的深厚情谊,那种真诚发自肺腑,全然没有矫饰。这在经历了机关和乡镇多个岗位的我,颇有感触,他们绝没有虚应其事的做作和事务推诿的磕绊,惟有真诚与实在。往岁阅历中,所经受过的心机与复杂,让人黯然神伤,那些心理亚健康者总欢喜旁人的尴尬与痛苦,忌贤妒能,造谣生非,匿名告状,排除异已,遇事推脱,工作搞不前去,总说是前边的人埋的坑,从不在自身找原因。甚至以正义化身自居,胸内虚脱,指手划脚,说三道四,活脱脱万金油形象。而心如止水的人,全然没有如此情状,自然顺为,从不强求。在我看来,书就是岁月的孱孱流水,散着芳醇,让你忘怀,因而到这里后,工作之余,我便在一种行云流水的感觉里,手不释卷,神交古人,精鹜八极,怡然自得。



微信图片_20190710155322.jpg

如水舒延,实乃夙愿。回想县委办期间,自己就在一种如水的历练中丰富自我,永不懈怠。当时把关综合材料,遇有大型会议讲话稿或调研,布置给每位秘书人员的同时,自己也动手去写,然后比较学习,每份材抖都倾注了自己的心血。那时候,没有如今发达的电脑与网络,你必须下势去看,去记,去写,培养出了自己思考、读书与写作的习惯,记得一次撰写党代会报告,我吃住在办公室,一月几乎没下楼,真正成了“何妨一下楼”。要说这段经历中,让我真正领会写作真谛的,还是让人尊重的师长张建中书记,他不只德为翘楚,而且才华横溢,有时他看到《求是》杂志或者报纸上的好文章,就会推荐给我。他布置材料,好多时候让我当面写,参阅不成相关资料,只得凭记忆去写,写成后他便改,手把手教我,委实学到了好多东西。而且张书记还是雅致的人,闲暇偶赋几首小诗,古文功底了得,从他身上也学到了一些文学知识,于我终生受益,因而我至今感念那段岁月。张书记调走后,我写起材料来驾轻就熟,得心应手,可这样的文字工作确实太累了,自己便要求下乡镇锻炼,却被那些功利者以为我有前途想法,其实那时想得很简单,只想自然而然地活着,贴近实际地呼吸,这也是如水般的念想使然。因为那如水洒脱古交人,正是我心中的偶象。那临清流而赋诗的陶渊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那赞叹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李白“相见情已深,未语可知心”,那千古洒脱第一文人苏东坡“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如他们怀抱返璞归真的赤子情,雍容大度的水中格局,做本真的自已,乃人生乐事。而今终于如愿与水契合,幸甚至哉。



微信图片_20190710155335.jpg

往昔的抽黄岁月,如今凝结像那曾经的机构名称中,确乎成了历史的记忆。可我到这里近三年的点点滴滴,却萦怀难忘。那深入灌区一线的脚步声,还声声敲击心扉,响奏着追觅与执著;那读书分享,朗读交流,恰如芬芳的清泉,在灵魂深处共鸣着;那服务群众,调解纠纷,包容和解的笑语,淌出一渠的欢畅。而今就要挥手自兹去,做别往事,“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因为在又一次变革告别面前,我们黄河人又见出高度与厚度,虽隐犹荣,水花闪烁,隽永耐味。


微信图片_20190710155343.jpg

挚实无私的黄河人呀,挥手之间,心水依旧……



最新评论

新闻聚焦
全球热点
国际新闻
陕西新闻
富平新闻
魅力富平
频阳杂谈
时尚娱乐
民生在线
富平特产
富平文化
富平名人
富平民俗
富平书画
富平摄影
人在他乡
富平美食
奇闻轶事
富平公益
会员风采
团队风采
在线沟通
服务QQ:1276727197
服务时间:8:00-18:00

Powered by 富平人 X3.4© 2006-2015 富平人文化工作室. Designed by www.fupingren.com

GMT+8, 2019-9-21 02:54 , Processed in 0.531250 second(s), 26 queries .

返回顶部